傲游截图20170815200428.jpg

? ? 生命中的课程
美国制琴师 Gregg Alf访谈

傲游截图20170815200451.jpg

于杰前言

之前在公众号里面已经介绍过两位意大利Cremona 的制琴泰斗,Morassi和Bissolotti。在当今这个“地球村”里面,其实“制琴师”这个行业里面,是有很多能人的。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美国的制琴大家 Gregg Alf。我相信国内已经有一些人认识他了,北京的国际制琴赛,他也是评委之一。1957年生于美国洛杉矶,之后去意大利Cremona学习制琴,毕业于cremona国际制琴学校,之后留在意大利8年,继续精进自己的技术。

之后回到美国,与另外一位以声音研究见长的制琴师Curtin一起,合作成立了Alf&Curtin工作室

 

与意大利当代制琴学派不同的是,美国制琴师虽然很多顶尖制作者都毕业于意大利Cremona制琴学校,但是回到美国之后,他们都不那么“循规守矩”。美国制琴师似乎人人都乐于“复制”古典乐器。当然这个他们的环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很多的Strad和Guarneri都保存在美国,他们有很好的环境可以经常的获得这些名琴。而在美国每年都会举办一次Oberlin制琴师大师班,他也是组织者之一。

 

他与Curtin一起联合制作的一支小提琴,拥有当代制琴师最高的拍卖价。大概在百万人民币。这是在世的制琴师的作品所拍出的最高价格,保持至今。

 

那么这样一个功成名就的制琴师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又对年轻制琴师有什么建议呢?让我们看看今天的采访吧。

 

 

 

傲游截图20170815200506.jpg

2016年 Strad1716 “Messia”救世主回归Cremona的时候,Alf负责乐器的保养,研究。

在我制琴生涯中十分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就是,我认识到,我可以在任何我喜欢的地方制作乐器。我位于Ann Arbor的工作室给与我足够的支持之后,我决定把自己的制作提到一个新的高度 – 比一个之前我做过的Guarneri del Gesu的复制品更高的层面。我也希望能改变自己的日常生活,为了让我的制琴能够得到新的灵感和激情。我和我带着自己的家庭一起搬到了意大利,来到了一个威尼斯的正对Grand Canal的loft居住。从很多方面说,住在这里就像生活在博物馆里面一样,而且这个地方视野极其开阔。

提琴制作艺术也许是被Cremona的Andrea Amati标准化的,但是在这之前,威尼斯的就已经有很伟大的先行者在制琴了。我现在的工作室一定和这些前辈的很相似,而命运又是如此的巧合,在今年的春天我们搬到了一栋平层的公寓,就在Matteo Gofriller的原工作室上面。

Tips:Matteo Gofriller(1659-1742),威尼斯学派顶尖大师之一。最受欢迎的是他的大提琴作品。很有意思的是,另一位威尼斯制琴大家,Montagnana也一样是以大提琴见长。

我觉得我自己很像一个大厨,有着自己固定的招牌菜式。定制的人点菜,我来制作不同的菜肴来满足他们。但是到了意大利之后我不会再接这样的订单了,而是制作那些能够真正启发我的乐器。

我想跟今天的年轻制作师们说的是,你是无法通过学习字典来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的。很多演奏家在上音乐学院的时候就可以有很棒的演奏技巧,就像制琴师很多也可以在学习制琴很短几年内就拥有极高的手工技巧一样。但是人们去剧院并不是要听“技术”,打动他们的是演奏者的“激情”。从意大利到美国再到中国,今天的制琴艺术,正在经历一次伟大的“文艺复兴”;演奏者对于乐器有了比以前更多的选择,这就需要年轻的制作师更加的激发自己的潜力,走的更远。

Front-Comps.jpg

?Alf1994年拷贝制作的 ?Guarneri del Gesu的的1724“Lady Streeton”左侧为原琴。

莫扎特年纪轻轻就非常成功,这使得年轻时代的贝多芬经常尝试复制这位前辈的风格。但是正真激发他的是他对于自己能力强烈的自信,不断激发自己的潜能,直到最后形成自己的“声音”。制琴师必须也要这样做:音乐一直在不停的进化,那么为什么我们要一直做同样的乐器呢?作为制琴师我们不能只做演奏者需要的东西,我们应该找到全新的道路,我们需要让乐器也进化。如果要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们不能只看汽车的后视镜。没有人能够比Stradivari做出更Stradivari的乐器,所以,去学习传统,但是要把知识消化成自己的东西。

2014年在意大利展出的耶稣.瓜奈利的小提琴 1734年”Prince Doria” 也是由Alf负责一切展示保管工作

因为从小演奏小提琴,所以这之后对我的帮助是极其巨大的。制作一个乐器绝不仅仅是把木片粘接在一起;而是在制作声音。作为很多制琴赛的评委,我见过很多制作优美的乐器,但是声音却不尽如人意。而几乎这些乐器都是由不会演奏的制琴师制作的。

我并不是说,制琴师必须先成为演奏大师,我自己曾经很讨厌演奏。更多的是通过演奏来训练我们的耳朵和眼睛,来观察和分析伟大的演奏家。作为制琴师我一辈子也不能在演奏上超过真正的演奏家。如果你经常去听音乐会是好的,但是如果更近一步,能每天听到他们的练习,那么你能更直接的发现他们每天都在通过和乐器的接触,尝试突破他们自己,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极其有帮助的。

Scroll-side-comp.jpg

考考你,上面两个旋首,一个是1724原琴,一个是Alf的拷贝作品。你看的出来哪个是Alf做的么?

于杰后语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所特有的制琴氛围,每一个人又有自己所特有的风格。Alf目前并没有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制琴奖项。相对于另一位美国制琴大家David Gusset,他的获奖经历几乎可以忽略。但是他凭着自己的所特有条件和品质,和Curtin一起另辟了一条属于他们的道路。

而如果你倾向于购买一支仿古乐器的话,美国制琴师几乎是你不二的选择。

 

 

制琴,我们是专业的
PHILOSOPHY

一条评论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