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很多朋友对提琴制作圈的各项比赛很赶兴趣,那我们就开一个小版块来略做介绍。这些介绍来自我个人的主观参赛体验与感受,我在参加完一次比赛之后,趁着这些记忆依旧“新鲜”,就写下一些心得体会,仅供各位参考。

VSA

“VSA”是 “Violin Society of America”的缩写,直译为“美国提琴协会”。VSA比赛每两年举办一届,举办地点并不固定。通常会选择在设备完善的大酒店内举办。参赛者要求首先是VSA的会员。

 

酒店内的比赛

酒店内举办比赛为VSA的组织提供很大的便利与优势。参赛者可以住在酒店中并享有特殊的优惠,而所有同期举办的讲座,展览,特展等,以及最后的颁奖晚会和全体乐器展览,都会在酒店的各个大厅中举办,参赛者不需要更换地点,就可以完成所有比赛的相关事物。以2022年在洛杉矶Hyatt酒店为例,除了比赛以外,同时在酒店进行的有:提琴周边展会,当代提琴展会,瓜奈利家族特展,每天4个业内讲座,以及每晚不同的周边活动(拍卖,趣味活动等)

酒店是24小时开门营业的,比赛期间,制作者,琴商,古董琴商,材料商,都会聚集在这个酒店。如果你们有很多的事情要谈,那么条件极其便利,约一个时间,地点,全天都可以约在酒店的各个地点进行。而比赛的报名,最后的乐器取回等事物,都得益于酒店的24小时工作制,使得可以在很早或者很晚的时间,都依旧可以顺利的进行。

酒店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少许的不“完美”。其中比较凸出的是:对乐器健康不利的湿度条件。比赛期间的房间大多是24小时空调不停的吹,其中一天因为特殊气候条件,空气湿度突然降低到10-15%,造成大量的乐器开胶,开裂。这和酒店所在的地点有较大的的关系。通常在其他比赛我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另一个就是灯光与音响环境。酒店内,特别是比赛乐器所在的大厅的环境,灯光状态是非常不理想的,色彩还原度不好的节能灯,让乐器的视觉表现大打折扣。当然,在其他的比赛中,会有类似的或者其他方面的不足,但这个问题主要存在于大型比赛中,因为需要大型的场地。酒店内的环境基本是无法与专业音乐厅相比的,而在这里的一个房间内评比声音,在加上乐器在湿度上的不适,实际上对于乐器的最终音色评价,就显得不那么客观理性了。但是对于所有人都是同一个条件,到也公平。

无处不在的志愿者

VSA的志愿者体制我觉得非常的赞。制琴比赛的组织,相对于否一个制琴协会的力量,特别是“人力”而言,是相当复杂的。这样的比赛需要大量的人力劳动。而且这项工作对于参加工作的人,还有相当的知识背景要求,不是一个随便抓一个临时工就能做的。

VSA的解决方法是公开招募志愿者。这些志愿者可以是比赛的参赛选手,可以是提琴演奏者,也可以是业余爱好者,还有很多的比赛组织者。也就是说,只要你愿意出一份力,并且具有一定的提琴知识的话,那么VSA都欢迎你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中。

志愿者出于对制琴的热爱加入到这个比赛中,使得人力的需求极大的得到缓解,也避免的额外的支出以及不必要的完全业外的人士的出现。而志愿者本身,也可以接触到本身原本无法接触到的制琴者,评委等专业人士,可谓是双赢。

每天四场公开课

在比赛期间,评委打分的时候,同时进行的还有每天上下午各两场的公开课。这些公开课是单独需要购买入场券的,或者可以买通票。我听了其中的大概1/2,2022年我比较感兴趣公开课包括Tom Croen的装配专题,Joe Robson的油漆专题,Sam Zygmuntowicz的声学专题,Phil Kass的瓜奈利家族专题,MJ Kwan的美国制琴师收入状况专题,和 Chris Germain的提琴油漆专题。其中不少的知识,都可以马上运用到后面制作中去。但是,这些公开课的主要目的是扩展知识面,交换想法。是一个纠正方向的过程,而不是通常一些比较“急切”的制作师需要的技巧提高班。

十九支瓜奈利

这是我今生中,近距离观察意大利古典名琴的最佳体验,没有之一。19支瓜奈利家族的乐器,每一个制作者,有一个单独的桌子来展示。每张桌子对应四支椅子。只要时间与人流量允许,参赛者可以尽情的把玩这19支乐器,要求只是不要触摸油漆,不许照相。其中Andrea Guarenri 4支,Filius Andreae Guarneri 3支,Pietro di Mantova 3支,Pietro di Venezia 4支,Guarneri ‘del Gesu’ 4支, 大提琴两支。由于是在是禁不住诱惑,反反复复的我去了4-5次,每次不知道呆了多久。其中好几次刚好有日光洒向桌面,那美妙的感觉,实在难以言表。

轻松的颁奖晚会

与其他比赛的颁奖的正襟危坐相比,VSA的晚宴样式的颁奖晚会则轻松愉快的多。进入前可以先取用相当美味的自助餐(另收费),然后自己找到自己的好朋友,边吃边聊。饕餮之后,才是轻松的颁奖。

仿古与新琴并存,慷慨的奖牌数量

据我所知,VSA比赛是唯一一个,把仿古乐器与全新风格乐器,放在一起来比赛的。其他的比赛都是分成单独的组别。这很好地反映了美国市场的特色:以仿古乐器为主导。最终的奖牌分布也体现了这一点,大概3/4的奖牌,都发给了仿古风格乐器。

相比较其他比赛每个奖牌一枚的设置,VSA的奖牌可谓是比较慷慨。会出现一个组别出现2-3枚同样的奖牌,但是又不设铜奖。个人觉得这没什么不好,而且很好地提升了比赛的影响力与参与度。很好地提升了比赛自己本身的“个性”。

总结

美国的VSA比赛是一个高度商业化,市场化,开放且包容的比赛。与其说是比赛,更像是一个制琴者们相聚的大Party。在这里比赛不是目的,比赛只是把大家带到这里的一个“由头”,无论你是谈生意,学知识,买乐器,交朋友,在这里你都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其他文章

我可以学制琴吗?

在社会人际圈方面固然我们认识一些朋友,但是根基在于对音乐和提琴的热爱,并没有什么…

制琴师需要很文艺吗?

从提倡匠人精神的那一天,很多的手艺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文艺青年。做个板凳就文艺了,…

制琴师该偏理工科吗?

我是一个有着文科偏执背景但是向着理工科体系大踏步前进的制琴师。下一期我来找找文艺…

看到红色 SEEING RED

茜草根自古以来就被用来提供一种深红色颜料,但它的制作过程仍然很神秘。在过去的三年…

突破平衡

虽然许多制琴师乐于将弦乐器制作成标准的形式,但有些人热衷于探索其他琴型的可能性。…

新琴仿古的九个观点

在这篇Strad杂志的文章里面,它归纳了不同年份的,不同领域的制作师,对于“仿古…

驯服提琴上的狼音

狼音是一种震颤的-介乎于音色发展和崩溃之间的特殊音色-乐器的琴身中产生强烈的共振…

一种制作油性漆的方法

制作专属于你自己的油漆意味着你可以自己控制油漆的可变元素,例如:颜色,硬度,亮度…

不作琴的日子

一个制琴师,如果暂时不能做琴,该做些什么 。。。。

琴弦详解

关于提琴的琴弦,各位完全有必要从头至尾的详细了解一下。这篇文章盘算了很长时间,终…

2017 MondoMusica 记事

每年九月底的日子,基本都是我固定回到Cremona的日子,因为通常在九月的最后一…

F.比索罗蒂 访谈录

“如果你想制作一支优美的乐器,在你准备向前走的时候,要先回头看看我们的前辈们都做…

别了,Luca Primon

2017年5月27日,老朋友Luca Primon先生因病离开了我们。虽然几个月…

关于松香那点儿事儿

松香是弦乐器演奏者日常使用的重要消耗品之一,但是对于现在这可谓“琳琅满目”的松香…

Daniel?Parker 1718

Daniel Parker可能是声望最高的英国制琴师。这部分归功于Jascha …

如何挑选古旧提琴

最近很多身边的朋友在考虑购买自己的第一只古董小提琴,但是朋友们看到这一支支“脏脏…

亚麻仁油

小小的亚麻籽可以制作出浓重的油-亚麻籽油,一个在工作室中的”神器“。我妻子非常开…

Antonio Stradivari 1686

1682-89我们称为AS的“早年时期”在这个时期,他从已经逝去的Nicolo …

提琴配件

提琴的定制配件部分,主要包括:弦轴,琴桥,系弦板,与腮托四个部分 ? ? ? ?…

琴型 与 模具

什么是提琴的琴型?   当代的小提琴定制作品,大多是由18-19世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