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useppe Guarneri “Filius Andreae”

约瑟夫 瓜奈利 “安德烈的儿子”

第三章

前言

? 上两章,我们分别叙述了瓜奈利家族的开端,壮大,和开始因为Andrea的健康问题走向下坡路,而在本章当中,Guarneri家族将通过Giuseppe这个桥梁,把最后的重任落到“Guarneri del Gesu”的身上。而为了Andrea的葬礼而借的的那一笔贷款,成了一个慢慢滚大的,最终压死Guarneri家族的雪球。

? 在1715年左右的时候有一些Giuseppe的乐器上开始可以看到他的儿子Pietro的手工痕迹,Charles Beare写到:“只有一支小提琴是彻头彻尾由Giuseppe制作的,那是一支极其优美的乐器,二十年前属于Arthur Grumiaux,现在我已经没有它的线索了。”很不幸Pietro加入工作室并不久就在1717年的12月离开了Cremona,到了威尼斯安顿。之后Giuseppe一直在工作室里面由年轻的Bartolomeo帮助。

小知识

上图为耶稣瓜奈利的标签,我们所熟知的“耶稣 瓜奈利”,实际上是Giuseppe的儿子, Bartolomeo Giuseppe Guarneri,大家可以看到他的儿子的中间名实际上与父亲一致,所以为了与其区分,并且因为这个标签上的 十字标志和“IHS”字母标记使得人们认为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所以最后给他了一个外号“Guarneri del Gesu’ ” 也就是“耶稣的瓜奈利”

? 年轻的Bartolomeo的手工痕迹在1720年左右开始出现在父亲的乐器上。这段合作时间也是非常短的。在1722年10月3日的San Pantaleone教区,Bartolomeo与Caterina Rota结婚,她是一个奥地利军人的女儿,“一位来自维也纳的德国人”。之后的六年里面,这对夫妻的名字没有任何的档案记载,无论是人口登记表,还是任何其他教会记载或是公正记载。看起来好似是他们曾近离开了Cremona,尽管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去了哪里,或者Bartolomeo到底在这段时间如何维持生计,直到1729年,他再次出现在了Cremona 的记录里面。(标注:据传说和一些史学家猜测,这段时间他去了曼托瓦找他的叔叔,并亲手教了一批后来知名的曼托瓦制琴师,但这只是猜测)

也许是Bartolomeo在其他的城市的工作室找到了工作。很清晰的是最早的他的现存的带有原始标签的乐器“Baltic”制作于1731年,有很多的风格的不同相比较于他的父亲。而这也提示我们很多他在1731年使用的制作技巧是不同于一开始他父亲所教授给他的。就像Andrew Ryan假设的那样,他是从乐器的外部弧度来布置设计音孔的位置的,不像他的父亲或者其他的Cremona制琴师,是从里面开始设计的。

‘Filius Andrea 一直留在工作室,在1729年据推测是因为持续的经济问题,他决定把房屋的一部分出租出去。在之后的年月里面他的健康持续恶化,在1730年的教会记录里面并没有他,因为他在住院。在1731年的人口普查中他被记载回到了家中,但是已经无法工作了。就像我们看到的,正是在这个时候Bartolomeo开始出现在了Cremona 的记载里面。看上去这是最后一年我们可以见到带有‘Filius Andreae’标签的乐器,并且这些乐器都是有他的儿子最终完成的;这也是第一年我们可以见到Bartolomeo的带有“IHS”的标签开始出现,这给他之后带来了一个昵称。无论如何,‘Filius Andreae’一直在辅佐“del Gesu”,特别是在1731年到1739年的琴头雕刻。很不幸家庭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好转,在1737年‘Filius Andreae’决定出售部分房产。

图中的一号位置是Guarneri家族原有房产的位置,而在房产全部用于抵债之后,晚年的 del Gesu Guarneri搬到了图上的三号位置。

在几个月之后的1737年12月31日,Barbara Franchi去世,被埋在家族位于San Dominico教堂的墓地里(之后的13天Stradivari也被埋在了这里)。不佳的经济状况让‘Filius Andreae’不得不向商人Antonio Galanti借了600 里拉来支付葬礼。但还没来得及这一笔债务的的1739年12月11日,他又向Galanti借了另一笔钱。这是最后一个能够证明Giuseppe还活着的文件。这之后他再也没有能力来还清这些债务。

耶稣 瓜奈利 音孔样式的改变进程

在1740年复活节的记载里面‘filius Andreae’的名字已经在家族里面消失,在同年的五月他的儿子把剩余的房屋也全部出售以用来偿还他父亲之前欠下的所有债款。尽管研究者们把Cremona的文档馆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依旧不知道他被埋葬在哪里。开起来似乎在1740年之前他就在城中的七家医院中的一家医院中去世了。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被埋在家族位于San Domenico的墓地,似乎是因为他死于城外或者是得了传染病。

尽管与Antonio Stradivari处在同一个时代,而Strad是无比的灿烂耀眼,但是Giuseppe Guarneri ‘filius Andreae’依旧是具有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特别是,他成为了一座桥梁,使得Amati的风格转变出了他的孙子Bartolomeo 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ù’的个人风格。

完.

于杰后记

Giuseppe Guarneri这个人,经常在历史中被一笔带过。因为他既不是家族开创者(Andrea Guarneri),也不是最耀眼的明星(Guarneri del Gesu’),甚至没有向另外两位Guarneri那样带起了其他城市的制琴业(Guarneri of Mantua, Guarneri of Venic)。不但如此,这个家族正是在他这一代开始走向下坡路,他成了一个常人看起来的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可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Giuseppe可以说是一个由Amati风格最终通往“耶稣 瓜奈利”风格的桥梁。这个人实际上背负的重担比任何一位瓜奈利制琴师都要重。

他从Andrea那里接过了担当工作室“一哥”的重任,而他的兄弟却是“知难而退”离开Cremona跑到了曼托瓦成为了另一城市的制琴“一哥”。而Giuseppe必须直面Stradivari的强有力的竞争。而父亲住院所使用的费用,葬礼的费用又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即便如此,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们在上一章里面曾经提及的:“Giuseppe Guarneri 从不购买低档次的提琴木材”。这是什么样的专业要求才能做到这一点,即便生活拮据,也依旧使用最好的提琴木材。相比之下,Stradivari的早年和晚年的很多乐器的选材就是完全的“凑合”了。

1740年左右,实际上又一个让Cremona巨变的年代, Stradivari的去世,加上之后耶稣 瓜奈利的去世之后,制琴的中心开始从意大利一路向北去到了巴黎,主要就是因为疾病和战争。所以一个城市的艺术造就能有多高,直接取决于这个城市的稳定和艺术基础,一旦这些没有了,艺术生根的基础也就不存在了。而在这个年代,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就是巴洛克艺术的没落。

1740年之后,随着欧洲的历史进程发展,贵族们开始人人自危,鼠疫蔓延。贵族们不再有精力来“包养”艺术家。而以制琴师为例的话,开始从皇族,贵族的订单,改为了某一个演奏家或者演奏者的个人订单。那么这种定制关系的改变,就使得乐器的使用性得到了提升。像那些Amati式的描金乐器不再具有意义,而演奏者转而倾向于大音量易于演奏高难度作品的提琴,那么耶稣瓜奈利的各种“顺应潮流”的改变才应用而生。

那么第一篇比较严谨,篇幅较长的历史文章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有耐心读完。

新动态

工作室官方网站目前已经开通留言功能啦!欢迎大家来分享制琴的感受和乐趣!

傲游截图20161112212057.jpg

历史就像一面镜子,里面包含了太多的知识和命运。虽不如一些漂亮图片来的吸引人,但是我想真正爱琴之人,如若不懂一些琴师往事,那是太不应该了。如果你没有耐心,请尽早离开于杰工作室微信平台,因为我只会越讲越专业,这里不适合看热闹的群众;而相对于真正热爱制琴艺术的朋友,你们汲取营养的时间到了。今天为大家带来一篇篇幅较长的文章:Giuseppe Guarneri ,文章作者是我留学期间的修复教授 Claudio Amighetti先生,他同时也负责于杰工作室中的古琴鉴定与推荐维护工作。以他的文章作为开端,我想再合适不过了。

制琴,我们是专业的
PHILOSOPHY

? ? ? ? ? ? ? ? ? ? www.yujieviolin.com

welcome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