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关于是否应在在新提琴上人为仿古的观点

 

于杰前言:在当今的提琴制作领域,可以简单的分为两种基本的制作风格:仿古风格 和 新琴风格。所谓仿古风格就是指乐器在虽然是全新制作的,但是制琴师运用一些人为的手法,使得乐器看上去更像一支使用了几百年的古董乐器。而新琴风格,顾名思义就是不做任何的做旧,以全新的面貌示人。
通常大家会发现,似乎就当今的制作大国来说,意大利提琴制作师是比较倾向于制作“新琴”的,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的制琴师则更多的倾向于仿古乐器。 这二者之间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制琴师之所以会制作仿古乐器,那是因为市场对于这种乐器有需求。一支具备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仿古乐器,却只是真正古董乐器的价格几百分之一,几千分之一,甚至于几万分之一。所以如果你问我仿古乐器的终极存在意义,那就是让买不起古董乐器的人有了另一个选择。
在技术难度上,其实仿古乐器,与新琴制作上都各自有着不同难点,这二者很难放在一个平面上来互相比较。就好像美国的VSA允许仿古乐器与新琴乐器一起参加比赛一样。那么你很难说90分的仿古乐器如果能够等同于90分的全新制作的乐器。
我自己其实在意大利毕业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是完全排斥仿古的。就好像我一样排斥外模具一样。但是到了今天,我到是没有那么多所谓“个人理解”了。仿古乐器的制作,需要制作者对于“古”有着正确的理解。而且要有几乎经常接触到真正的“古”。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国内的制琴师我是很拒绝其“仿古”的。因为没看过,没修过,没摸过。那么这个“古”仿出来很难令人信服。我现在更多的是以开放的心态,无所谓的心态来看各种不同的选择,不同的意见。
仿古乐器的技术,就好比很多顶级巨星在演出中会采用很夸张的妆容。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当你也想试试的时候,就发现那种所谓的夸张,是经过精心的设计和多年的经验积累的瞬间的表现。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在这篇Strad杂志的文章里面,它归纳了不同年份的,不同领域的制作师,对于“仿古”的一些想法。有一些是技术上的,有一些是意识上的。希望给各位以启发。
1
当制作仿古乐器时,你的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有时它看起来很可怕,令人望而生畏,让我们想要放弃仿古。而有些时候,它看起来更好,我们突然觉得我们可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然而,制琴师永远不应该被这些情绪所背叛,无论它看起来是坏是好,都应该坚持下去,只有当它看起来是对的时候才应该停止。
无论我们多么真诚,没有人能幸运的获得让一直小提琴通过人工的手法快速老化300年的方法。有时候,仿古需要一点伪装和技巧。

Jeff Phillips and Antoine Nédélec 发表于2013年

?

?
2
我很喜古提琴上的油漆龟裂和古琴的光泽,但是我尽量不让自己的乐器看起来好像一个化妆出来的“老人”。我使用油性漆制作仿古油漆,虽然至今为止并没有大众都信服的证据,但是我觉得从历史上说这是正确的。
?
我自己的油漆配方是这样的,柯巴脂 乳香 增稠剂,溶剂是松节油,颜色方面我使用茜草素加少量的焦土色。
?

Paul Harrild, 发表于 1996

?

我强烈的感觉到,所谓“仿古”乐器,是更强调了所谓“老琴才是好琴”的概念。我认为制作全新的提琴的制作者应该自己的说“我就在这里,我制作的是全新的提琴”。而且应该以此为荣。事实上来说,所谓“复制”就是根本不存在的概念,而不负责任的仿古会让一支本来不错的新琴变成一摊垃圾。
?

Paul Bowers, 发表于 1996


 

在很多的古克莱蒙那小提琴上我们看到似乎乐器的原始油漆已经剥落了。在制作仿古乐器的时候我们使用胶带把油漆粘下来的方式来模仿这一效果。但是这一手法高度依赖于油漆本身的材质。如果油漆过于有韧性,那么这种手法是不适合的。
?这种手法可以制作出大小不一的脱落区域,是一种可以适用于整个乐器的手法。大多数时候脱落最严重的区域是背板的中心区域,但是其他区域也一定有不同程度的脱落,所以要一起处理。

Jeff Phillips and Antoine Nédélec, 发表于 2013

?

13723_greggalf_510727
在用圆铲和拇指刨制作完正常的弧度工序之后,我很厌烦过多的使用刮片和砂纸处理乐器表面,而仅仅是为了让乐器看起来更“光滑”。取而代之的,我专注于在最终的乐器表面上能呈现出乐器的制作过程。就像木材自己有属于自己的纹理一样,工具留在表面的痕迹也应该被保留。
?
制作过程中使用过什么工具,顺着哪个方向用力,甚至刀片的打磨程度如何所有的这些,都是属于这支乐器的故事。因为每个制琴师有着不同的使用工具的习惯,对我来说留有这些工具的痕迹更加有个性,我不希望把他们打磨平整。而在一些曾经打磨平整的表面上刻意的增加一些手工痕迹对我来说更是一个“天方夜谭”。 留有一些自然的工具痕迹也是很多古意大利乐器的特点
?

Gregg Alf, 发表于 2010

?

依据当代科学技术,300年的木材经历的自然化学或物理变化,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热处理技术螺丝模仿这一过程。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处理方式,但是到最后你得到的这块加工后的木材颜色很深并且非常的易碎,使得加工本身都变成了一个很难的工作,用这种方式加工后的木材很难被打磨干净,并且很用以意外开裂受损。并且在声学方面,它也很难达到平衡的声音。

Don Noon, 发表于 2012

?

我非常纠结的希望留下一个高质量的油漆表面,但是又可以让它看起来不要那么光亮。在很多的意大利古乐器上,我们看到虽然它们被反复抛光过,但是光线反射出来的依旧是很柔和的光线。而一种类似镜面效果的简单低级的“明亮”效果是很难与之媲美的。
?
虽然乐器的油漆光泽可以通过调整各种树脂的比例来调整,但是我的经验是,如果想让乐器看起来更柔和,那么应该尽量少的在每层油漆之间打磨,如果打磨的话应该使用柔软的抛光纱布,而不是磨平整个表面。
?

Gregg Alf,?发表于 2012

?

曾经有很多的所谓“爱好者”尝试过用人工干预的方式来“处理”出所谓的优秀的木材。但是从今天看来,这些所谓的手法都是无用的。这里面包括高温烘烤,蒸汽处理,化学腌制,使用酸性物质处理,微生物腐蚀等等,多到我们都数不清。
?

Arthur Broadley, 发表于 1920

?

13727_johnsimmersviolin_830763
我建议你扔掉砂纸,拿起刮片之前三思而后行。小提琴是用”切割工具”制作的,我不会刻意去隐藏工具的切割痕迹。我很高兴在我的木质乐器上留下明显的工具标记,油漆之后会更有质感。记住,白琴的时候看起来有纹理的东西一旦上了漆就会少很多——你需要稍微夸大一下。
旋首是一个很容易留下痕迹的地方。当我在修改弦轴箱的侧边时,我不会太得意忘形,因为我也喜欢在那里留下一些痕迹。
当制作仿古油漆时,灰尘被刻意推入任何凹痕,无论是划痕、脱落或工具痕迹,以重现你在旧乐器上看到的效果。所有这些我们刷漆之前留下的工具痕迹都可以形成更大的对比,并软化整体外观。

John Simmers, 发表于2018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