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的文字 / Notes
前言
在上一期 制琴大辩论  –  制琴师该偏理工科吗?,我议论了一些对于“理工”类思维对于制琴领域的一些优缺点。后面大家的留言还是很有见解的,没有哪个是我不同意的。可以看到大家基本有一个共识,就是“制琴师需要具备一定的理工基础。”
上一期的结尾我也说过了“我是一个有着文科偏执背景但是向着理工科体系大踏步前进的制琴师。” 今天我议论一下文艺派或者更准确的说传承派的一些优缺点。

正文
之所以把“文艺”精确到“传承”是为了把目标群体设定的更具体一些。相对于理工/自学派 的自我选择进入制琴师行业,文艺/传承派 更多的是一种非主动的进入模式。
今天当我们接受一些采访或者给自己写一些文字说明的时候都喜欢说什么我从小就某某能力极强,但是扪心自问的话,更多的是一种机缘巧合。不是你能力强,而是某人相中了你。相对于理工派某些已经在自己行业有了一定社会基础有了一定人生取向的背景下,他们进入制琴圈更多是自己的选择。而文艺派制琴师更多的是上帝的旨意,而非自己的主观选择。
今天的论题基于以下几个观察:
我认为文艺/传承派的优点:
  • 大树下面好乘凉
  • 容易找偶像
  • 可以跳跃式前进/倒退
大树下面好乘凉
文艺/传承派的制琴师起点如何非常的重要。这个起点,就是师父。每一个学生基本都是师父的某一个侧面的缩影或者延申。师父的品行,眼界以及价值观,直接体现在他的徒弟/学生身上。如果淘汰到最后剩下那么一两个学出来的,还可以借用师父的名头和人脉迅速形成气候。师父的体系源自于几十年的实践,只要你能学出来,吃口饭是没有问题的。
容易找到偶像
制琴的风格千万种,如果要自己去一一摸索,几乎等同于盲人摸象。而快速的模仿和复制这个是传承派的优势。相对于理性的逐一排查,理性取舍,找出自己认为正确的和理解;传承派只需要一盏明灯就可以了,找准一个审美,一个体系加以时日放入自己的理解,是比较容易出好成绩的。真正的理工制琴师寻求的是唯一的真理。比如什么是好声音,如何记录,在数值上如何体现等等,他们的研究几乎是没有前人进行过的,也没什么参考点。而传承派只需要找到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偶像,并以其为参考点,向着自认为靠近他的方向前进就是了。
可以跳跃式前进/倒退
文艺派自己其实也有一个知识库。但是很多时候每个流派之间不兼容。不得不说的是有一些确实具有天资的传承派制琴师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就可以达到很高的成就。他可以在老师的帮助下加上自己的天赋,很早的就完整普通难度关卡,并且满分完成。但是,问题是,因为他们的知识库来源于师父,来源于门派流传,所以他们自己个人的知识库是十分缺乏的。也就是说,他可以1,3,5,7的跳跃前进, 但是他并不知道2,4,6里面存在着什么问题。所以在完成了普通难度之后,很多人自己选择了止步不前。因为前面的地狱模式,师父并没有教。
我认为文艺/传承派的缺点:
  • 淘汰率高
  • 舒适区小
  • 过于自恋
淘汰率高
传承派的淘汰率是非常非常高的。因为一开始的进入是比较被动的,也没有完整的人生取向,所以非常容易在学习的过程中放弃或者找到其他更适合自己的领域而放弃。大概估算一下,最后走完这条路成为职业制琴师的,恐怕不到十分之一。
舒适区小
传承派在制琴的时候通常舒适区域都比较小。一旦要跳脱出原来的某个体系,会出现极大的不适应。比如换老师,换风格。究其原因,就是学习能力较强,但是创造能力不足。创造需要更多的基础知识以及对于理工科的如何做实验等等的一些起码的认知。需要把理工基础打得更结实,才能自己判断自己这棵树适合长在哪个土壤里面。我的理工水准极其有限,但即便如此,我也听过一些比较夸张的,有一定水平的传承派制琴师对于数理化知识的完全的无知和曲解。你可以找到欧美大把的“半路出家”理工制琴师绘制出非常准确的模具样板,并严谨的高质量的完成,而文艺传承派的改动大多是一些不疼不痒的这个线条舒展些,那个音孔放大点。步子再像迈大一些,就不敢了。
过于自恋
文艺派制琴师比较难理性客观的评判自己的作品。在回顾自己制作的过程的时候,很少留下可用的,客观的笔记和记录。更多的是一种感性上的记忆。但是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这种经验的偏差和模糊度根本就是高到无法使用。除非你的产量非常高,一个月好几只作品,这样的话或许还可以有效提取一些经验。而在形容自己的制作过程的时候,也大多是一种主观的感受,比如:这次做的很顺,或者很不顺。而无法说出问题的根源,比如是某一种胶水的不同性质导致,或者是油漆里某种颜色含有荧光剂等等。而理工制琴师的一大优势就是他把作品看的很客观,不好就改,没那么多纠结的想法,一切为最终结果服务。
总结:
从提倡匠人精神的那一天,很多的手艺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文艺青年。做个板凳就文艺了,画个葫芦就匠人了,甚至自己做个饭就升华了。当代都市人的手,要么敲键盘,要么在开车。恐怕连缝个扣子都能算是手艺了吧。作为真正要靠手吃饭的人,我们要远离名义上的假文艺。
手艺人是要靠手吃饭的人。这个“艺”一开始是技,基础是技。技积累了一生,修正,改变,升华,传承,最后有了那么一些“艺”,有了一些玩耍在里面。因为技足够高,所以玩耍起来看着就很出彩,因为一般人看起来这样的技不存在。
我觉得文艺传承派最大的优势,可能会体现在职业生涯的后半段。解决了技之后。最后体现在思想的虔诚,心灵上文艺。相对于理工追求的更高,更快,更强,文艺派最后的成大事者,多是明白了自己的平凡,认可了自己的渺小。没有什么是必须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他就可以突变。最终成了一种游走于他人圈子之外的一种超然的存在。琴不再是更光更亮,而是更有意思。
艺术或许就是把已知数变成未知数,并且让大家感受到这个未知数高于所有已经存在的已知数。比如:这一位金奖制琴师 变成 这是制琴师某某。

单击 “编辑” 按钮更改此文本。这是测试文本。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