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越来越多的赝品乐器进入市场,专家、经销商和买家如何明智地防止受骗?Femke Colborne找到了答案

1

本文在2010年12月的Strad上首次发表

你要如何才能知道这支Stradivari是伪造的;那支Guarneri是赝品;那一只Amati是一个新手制作的呢?几个世纪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制琴师,经销商和演奏家。在世界各地,即使是今天最有经验的专业人士也面临着同样挑战。近年来,技术的进步催生了许多识别假名琴的新技术,但随着专家知识的提高,伪造者的知识也提高了。

弦乐器造假交易可以大致分为两大类。第一种是制琴师故意制造一种昂贵古琴的复制品,煞费苦心地伪造每一个细节,以欺骗经销商或买家。第二种是某些不择手段的经销商把一支提琴,贴上假标签,然后冒充一支更老、更贵的名琴。此外,有些不诚实的经销商在乐器上“添油加醋”而闻名,他们会故意添加老化或更换提琴的局部来欺骗潜在买家。

伦敦高档小提琴修复商兼经销商弗洛里安?莱昂哈德(Florian Leonhard)表示,第二种假货更危险。他说:“如果一个制琴师复制了一种乐器,比如,他试图复制斯特拉迪瓦里琴,通常情况下购买双方都很清楚。”“当你看到过300支真实的斯特拉迪瓦里原琴后,这很容易分辨。但还有一些经销商,他们使用旧乐器,并在其上动手脚,以欺骗客户。这会损坏这支本身就有一定年龄的乐器,故意伪造它的老化程度、修饰和重新油漆都是常用的模仿名琴的手段。有时被修改的乐器自己本身已经有150年的历史了。那些是很危险的赝品。

“今天我们拥有更多的鉴别专家,因为人们更频繁的在旅行,也愿意学习更多的知识。当然,赝品也更多,但是,我们的知识更胜一筹”——克利斯朵夫.兰登

11728_clipboard_image_657226

在辨别赝品方面,与上个世纪甚至近50年前的经销商相比,如今的经销商有几个优势。也许最明显的是,他们能够更容易地旅行,从而积累更多的知识和经验。

纽约的制琴师兼经销商兰登(Christophe Landon)说,现在你可以看到更多的乐器。“50年前,世界上只有大约6位专家——知识是垄断的。现在有更多的专家,因为有更多的人愿意去旅行和学习。赝品也更多了,但我们的知识更好。”

新的科技也使专家之间的交流和分享知识变得更加容易。兰登说,小提琴市场非常复杂。“没有人会认识所有的古乐器,古制琴师——他们的数量太多了。所以我们和其他专家交流。我记得那时我们没有传真机,也没有互联网。在那个年代,如果我对一种乐器不确定,我会把它拿给我的一个同事看。我们的集体知识变得非常丰富。

数码摄影和数据库软件也使经销商更容易记录他们所看到的乐器,并保存全面的档案。兰登说:“现在我有了数码相机,我看到的每一种乐器都会拍50张照片。”“每周我都会拍500张照片,否则我不可能记住所有的事情。莱昂哈德也认为,数码摄影让经销商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他说,任何专家都需要照片作为参考。“我们可以在大脑中储存很多东西,但我不能每次都把在大脑中的一万种小提琴都过一遍。”计算机数据库对我们有帮助。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科学技术取得了重大进展,有助于阐明乐器的物理特性。也许其中最突出的是树木年代学,通过分析树木年轮的模式来确定树木的年龄。

 

但波士顿的交易商兼修复商克里斯托弗?鲁宁(Christopher Reuning)表示,这并不总是决定性的。他说,它能告诉你很多事情。“如果这棵树是在乐器被制造出来之后被砍倒的,那么这个乐器就不可能是那个制造者制造的。”但年代学无法证明;它只能证明——这棵树可能比乐器古老得多,因为制造者可能使用了更古老的木材。树木年代学经常只能被用来证实你已经想到了的事情,确保你没有犯错而已。”

关于树木年代学的有用性和权威性的争论在20世纪90年代末达到了高潮,当时对斯特拉迪瓦里的名琴“Messia”“救世主”的制作日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主张和反驳。美国专家斯图尔特·波伦斯(Stewart Pollens)根据两位德国树木年轮学家的研究结果断言,“救世主”不可能是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这两位年轮学家的研究结果表明,小提琴最外层的树环形成于斯特拉迪瓦里死后一年,即1738年。但英国制造商约翰·托普汉姆(John Topham)的树木年代学分析与这些发现相矛盾,将最外层的年轮追溯到1682年。请参考2002年 Strad文章。

另一项新技术是油漆分析。巴黎科学家的研究表明,斯特拉迪瓦里使用了一种非常简单的亚麻仁油和松香配方来涂刷他的乐器,因此,如果其他化学物质被检测出是主要成分,那么该乐器很可能是复制品。然而,油漆分析是一个非常新的技术,还不能完全依赖。“我越来越多地使用树木年代学,在某些情况下还会用到木材分析,”德国斯图加特的经销商兼制琴师希罗尼莫斯?科斯特勒(Hieronymus Kostler)说。“油漆分析在未来也会很有帮助,但技术上还有待改进。

那么,这一切新科技是否让骗子们胆战心惊呢?宾夕法尼亚州一位制琴师Michael Sheibley说,事实并非如此。谢博利说,制琴师制作的复制品仍然足以骗过大多数经销商,他认为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他说,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在过去,专家们没有今天可用的设备。但专家的水平各不相同,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被愚弄。

11729_florianleonhard1_983437

Florian Leonhard
Photo: Laura Vuoma

他补充说,我所做的事情让专家们感到震惊。“有一天,我带着自己做的一箱小提琴去找专家。他没认出来,我花了十分钟才让他相信是我做的。他和他的同事站在那里,想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让我们称之为恶作剧吧——这些专家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是专家。过去,我喜欢为了自我满足而把鸡蛋砸在他们脸上。”

谢博利说,尽管技术可以确定某些东西,但最好的专家这么多年来已经见过这么多乐器,所以他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经验和直觉。他说:“你得闻一闻。”你必须让它根植于你的内心。

其他专家也认为经验是无法替代的。Reuning说,对制琴师作品的认可是最重要的。一位专家应该根据自己的信念进行推销。你应该根据自己的真实想法来做决定。真正的专家会根据他们的个人知识形成自己的观点。”

Kostler表示同意。他说,最具价值的保障是对原创性的理解,对历史背景和乐器构造的了解。“科学工具可能既耗时又难以使用。技术分析或树木年代学当然非常重要,但要使用这些工具,你需要知道很多。”

莱昂哈德还说,科技只能做这么多。他说,没有什么能取代看原著的体验。你心里已经有了,然后进行比较。你试着把乐器放在脑中的学校里,观察像油漆的颜色,f孔和年代。要想知道一件乐器是否是赝品,你必须非常了解所有的制琴师,因为很多东西是可以匹配的,而且很难证明。在好的赝品中,我也经常会看到制造者的许多特征。一支乐器是否是正品要从很多的角度去一起验证:镶线特色,旋首的制作,镶线槽的刻画,琴腔内部的工作等。

你就像一个医生试图诊断一个患有罕见疾病的病人——在大多数选项上都勾选“正确”后,才能得到正确的诊断。大脑仍然是最好的资源。”

原文章刊登于英国杂《Strad》之上,本人仅做翻译共爱好者阅读。任何人挪作其他商业用途,请自负后果。文章原作者:Femke Colborne

由于翻译文章多属于较复杂的知识性文章,顾多采用不定时连载方式放出。

希望早日阅读的朋友请购买英文原版杂志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