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伟大的艺术家的贪婪和赌博成瘾几乎使他失去了所有财富。斯图尔特·波伦斯Stewart Pollens?讲述了他糟糕的生意和法律上的困境

 

1

 

尼科罗帕格尼尼(Nicolo Paganini)生命的最后几年,直到他1840年在尼斯去世之前,身体残疾和不适都在增加,因为他长期患有的疾病(可能是梅毒、肺结核、风湿病,或者是这三种疾病的综合)不断恶化,这要求他退出音乐会舞台。他还被一系列商业上的失意所困扰,包括未能成为意大利帕尔马宫廷乐团的指挥。

 

1837年,他进行了一项后来被证明是不明智的对赌场的投资(这个词在当时不仅指赌场,还指公众集会、音乐会和跳舞的场所)。然而,这家公司在短短几个月内就破产了,帕格尼尼卷入了法庭之争,这些官司一直占据着他的注意力,直到他去世。

帕格尼尼在他辉煌的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据说赚了很多钱,特别是他在维也纳、布拉格、华沙、柏林、莱比锡、巴黎和伦敦的巡演。例如,在1831年他在伦敦举办的音乐会中,他的总演出报酬据说超过了1万英镑,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法国媒体称他是百万富翁,尽管他经常把自己的收入捐给慈善机构,然而因为有几次他拒绝参加筹款活动,这让他赢得了守财奴的名声。


帕格尼尼沉迷于赌博。他承认:“我经常在一个晚上失去几场音乐会的报酬。”


 

虽然他在巡演期间过着节俭的生活(宁愿住在路边的小旅馆也不愿住在条件较好的城市旅馆里),但他赌博成瘾。在德·库尔西为帕格尼尼写的传记中引用的一篇自传体小品中,这位小提琴家承认:“我常常在一个晚上失去几场音乐会的报酬,而且经常看到我自己陷入困境,只有我的艺术才能再次把我从困境中解救出来。”1837年,他立了一份新遗嘱,指定他最近合法化的儿子阿奇尔(Achille)为遗嘱执行人。阿奇尔将管理两个信托基金,总计12.5万里拉,帕格尼尼的两个姐妹将从中获得利息。

 

1835年,帕格尼尼的一位老朋友兼临时秘书拉扎罗·雷比佐(Lazzaro Rebizzo)开始与几位企业家计划在巴黎开一家赌场。雷比佐联系了帕格尼尼,邀请他成为联合投资人和音乐总监。帕格尼尼希望它的音乐厅,用他的话说,将“迎合有文化的阶级和拥抱所有的艺术”。

根据最初的计划,赌场将包括“一个俱乐部会所,一个用于举办舞会和音乐会的大厅,一个图书馆,一个博物馆和一个出版文学和音乐作品的工作室”。然而,它逐渐演变成一个华丽的场所,用德库西的描述,“台球和游戏室,以及一间为艺术家们填充法兰绒的休息室,称为闺房都不过分”。

 

赌场位于巴黎一个时尚街区的一处改造住宅内,为帕格尼尼设计了一套公寓。帕格尼尼赌场(Casino Paganini)的名字用两英尺高的金色字母装饰。

2

这张1834年的巴黎地图显示了帕格尼尼赌场(Casino Paganini)的大致位置,位于昂坦区(Chaussee d’antin) 11号,位于巴黎的时尚区。这座建筑后来在19世纪晚期建造Halevy街时被拆除

帕格尼尼的传记作者并不总是和蔼可亲的:他被描绘成虚荣、渴望奉承、狂妄自大、野心勃勃、贪婪、吝啬、放荡不羁——这些特质可能在他决定投身于一项原本有望获得高额利润的投资中起到了一定作用。另一方面,他可能把这次冒险看作是一个实现毕生抱负的机会,即指挥一个有高档的乐团,以及享受比旅行艺术家更稳定的生活方式。

然而,无论帕格尼尼的期望是什么,它很快就破灭了。第一次危机是赌场被拒绝发放博彩牌照,以及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和他的乐队抵达巴黎进行为期三周的驻地演出,这迫使赌场的董事们推迟了开幕音乐会,担心观众人数太少。1837年11月25日,尽管帕格尼尼没有参加演出,但他还是参加了开幕式。帕格尼尼只在开幕式上短暂露面,但因病无法参加所有的开幕式。


帕格尼尼的赌场有台球室和娱乐室,还有一间铺着法兰绒的化妆间


 

相反,担任乐团小提琴指挥的塞萨尔·普尼(Cesare Pugni)主持了开幕式。这场首场音乐会显然没有取得压倒性的成功,因此赌场主管安排帕格尼尼晚些时候表演,希望他能吸引到他的粉丝。他的音乐会宣传得很好,但他又一次因病无法在当天演出,不得不退出,迫使导演们在最后一刻加入巴黎歌剧院的合唱。不幸的是,赌场的营业执照不包括这种表演,因此当局于11月31日关闭了赌场。

赌场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是在正式关闭前一天举行的,歌手桑-费利斯爵士(Dame San-Felice)是其中之一。由于赌场被当局关闭,她意识到这是违反合同的,她不会得到她全年的工资,所以她起诉赌场索要全部收入。这有也导致了业主决定清算公司。

1839年7月19日在巴黎登记的巴黎第二分庭皇家法院颁布的一项法令,叙述和总结了法院关于帕格尼尼赌场清算和破产的一系列判决,以及包括歌手圣菲利斯在内的五个债权人提出的上诉。1838年5月12日,帕格尼尼赌场公司(在法庭程序中也被称为de Petinville, Fumagalli & Co.)被解散。

3

帕格尼尼赌场破产巴黎皇家法院第二分庭发布的有关帕格尼尼赌场清算和破产的法令的第一页

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Ambrogio Fumagalli(负责清算的会计)停止了对几个债权人的支付,导致塞纳河商业法庭启动破产程序,最终于1838年6月12日宣布该公司破产。然而,在1839年3月15日,法院推翻了这一决定,并将这一事项送回清算。五个债权人对这一逆转不满意,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皇家法院提出上诉。1839年5月3日,皇家法院推翻了商业法院的判决,恢复了破产程序。

1839年6月3日,法院判决给桑-费利斯六千法郎;有一个叫帕西尼先生的人(他是一个作曲家,曾为赌场演奏乐曲),可以得到3075法郎;还有一个德斯普雷奥先生(一个商人,他也许曾供应天鹅绒给化妆间做装饰),他将得到520法郎的补偿。上诉后,帕西尼的补偿减少到1000法郎,桑-菲利斯的补偿减少到3280法郎,此外,她还被罚款50法郎作为她提出最后上诉的罚金。法庭准备了一份手写的摘要,交给了她,额外收了50美分。她的姓名和地址,布兰奇街19号,写在这张纸的最后一页的左下角。

文本上面引用的诉讼中,由弗朗西斯·阿克曼翻译对帕格尼尼自己没有采取行动,和他的名字实际上只出现在传递:它声称San-Felice爵士不再是债权人的Fumagalli de Petinville公司事务的结果,她将她的权利转让给老帕格尼尼。

4

反对帕格尼尼赌场的判决书上出现了歌手桑-费利斯的名字和地址

然而,另一起针对帕格尼尼本人的诉讼指控他未能履行音乐总监、指挥和演奏者的职责。赌场的董事们声称他没有履行他所要求的义务,每次都要求一万法郎,总共十万法郎。所有这一切都在巴黎的报纸上报道过,帕格尼尼在1838年3月23日写给《权利报》编辑的一封信中为自己辩护。

在声明中,帕格尼尼否认自己有义务指挥赌场的管弦乐队,也否认自己与赌场签订了每周演奏一次的合同。他说,他后来被关进疗养院,并且有入院证明,这也是未能履行任何隐含义务的正当借口。他还指出,在赌场公司最初发行的64股股票中,他以6万法郎的价格购买了60股,因此,在他所说的“被抛弃的事业”中,损失最大的是他。

雪上加霜的是,拉扎罗·雷比佐(他最初就与帕格尼尼有牵连)要求这位伟大的小提琴家赔偿三万法郎,这是帕格尼尼最初为他支付的数目。

巴黎皇家法院于1839年3月2日作出不利于帕格尼尼的判决,要求他支付2万法郎的赔偿费,后来在他上诉后,赔偿费在1840年1月增至5万法郎。1840年4月17日,法国副领事抵达帕格尼尼在尼斯的住所,试图收取这笔款项,但帕格尼尼把钱交给了他在热那亚的律师。

帕格尼尼当时的财务状况尚不清楚。一方面,资金似乎不足。1839年2月,帕格尼尼的律师在热那亚,路易吉古格列尔莫Germi,不得不从热那亚银行借钱代表赌场支付法律诉讼的费用,他随后告诉帕格尼尼的银行家朋友,Luigi Bartolomeo Migone,他的当事人有意出售他的一些物品偿还贷款。这位银行家回信证实帕格尼尼本人也一直在借钱。

然而,在1838年6月11日,帕格尼尼给了年轻的赫克托尔·柏辽兹一件非常慷慨和意外的礼物,两万法郎,这表明他还有其他的钱可以支配。

帕格尼尼当时赚钱的副业之一是小提琴交易。据德·库尔西说,1839年3月20日,他写信给小提琴家文森佐·梅里吉说:

有这么漂亮的大提琴我很高兴,我总是把它和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放在一起,这样一套四重奏就凑齐了。这激发了我购买一些漂亮乐器的欲望,考虑到可能会有对它们的需求,我想把它们转售出去。因此,既然你这么好心地提出这样做,请设法给我一些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小提琴和中提琴;但这样的价格要为转售时额外留出一定的空间。对阿马蒂小提琴的需求很少,但可以买到一些吉塞佩·瓜内利·德尔·格苏(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u)。这些乐器必须完好无损,使用优质、坚固的木材。我们要公平交易分享利润。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不要弄一些有明显裂痕的乐器,我们只做高档的乐器,琴马的地方面板千万不要凹陷。把有缺陷的琴交给其他的琴商去处理好了…多帮我找找斯特拉迪瓦里和瓜奈利的大提琴,中提琴和小提琴…我很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琴商。但是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因为如果他知道是帕格尼尼要买的话,一定会要价更高。”

法院对他最终处以5万法郎的罚款,帕格尼尼担心当局会没收他和朋友卡米尔·布伦藏在马赛的小提琴。1840年1月17日,他写信给他的律师Luigi Guglielmo Germi说:

“至于那些在巴黎的流氓小偷和海盗,他们能把马赛布伦斯银行的乐器没收吗?认真考虑这件事,我们将给后者写信。如果他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让我们写信给博雷利先生(帕格尼尼在热那亚的银行家的侄子),想办法移走这些乐器,证明它们属于我,但现在属于他,我已经把它们卖给了他。他应该向我提出一些节省可观资金的办法。有11把小提琴,1把中提琴和4把大提琴,价格都很贵。那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赛索莱伯爵不肯出多于四千多法郎,我也同意了,因为它太尺寸小了。”

最后,帕格尼尼赌场被证明是一个重大的惨败:帕格尼尼不仅失去了他的投资资本,而且还不得不支付他在法庭上的法律代理的可观成本。即使在他弥留之际,这件事仍然是他的一大烦恼。1840年5月27日,帕格尼尼死后,他和他的儿子、遗嘱执行人阿奇尔(Achille)是否曾向他缴纳过罚款,或与帕格尼尼的老朋友雷比佐(Rebizzo)达成和解,目前尚不清楚。

本文首次发表在2011年12月的Strad杂志上

原文完。

于杰后语

我很喜欢这种把神还原为人的文章。其他的地方大家完全有能力自己了解,关于帕格尼尼的两端书信里面的文字我觉得很有必要很大家稍加赏玩:

有这么漂亮的大提琴我很高兴,我总是把它和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放在一起,这样一套四重奏就凑齐了。这激发了我购买一些漂亮乐器的欲望,考虑到可能会有对它们的需求,我想把它们转售出去。因此,既然你这么好心地提出这样做,请设法给我一些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小提琴和中提琴;但这样的价格要为转售时额外留出一定的空间。对阿马蒂小提琴的需求很少,但可以买到一些吉塞佩·瓜内利·德尔·格苏(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u)。这些乐器必须完好无损,使用优质、坚固的木材。我们要公平交易分享利润。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不要弄一些有明显裂痕的乐器,我们只做高档的乐器,琴马的地方面板千万不要凹陷。把有缺陷的琴交给其他的琴商去处理好了…多帮我找找斯特拉迪瓦里和瓜奈利的大提琴,中提琴和小提琴…我很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琴商。但是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因为如果他知道是帕格尼尼要买的话,一定会要价更高。”

大家要知道在收藏家眼中,收齐一个制琴师的四重奏作品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而通常在古董乐器中集齐一个人的四重奏会更加困难。因为四支乐器必须在一个档次上。在我们的欧洲合作制琴师中,Lorenzo?Cassi先生就曾经为我们的朋友定制过两套四重奏;已过世的Luca?Primon先生先生也曾经为我们朋友只做过一套四重奏。帕格尼尼在那个时候作为一个琴商,已经很清楚应该买入什么样的古典乐器:

1?名家制作:

请设法给我一些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小提琴和中提琴;但这样的价格要为转售时额外留出一定的空间。对阿马蒂小提琴的需求很少,但可以买到一些吉塞佩·瓜内利·德尔·格苏(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u)。

2?乐器状态很好:

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不要弄一些有明显裂痕的乐器,我们只做高档的乐器,琴马的地方面板千万不要凹陷。把有缺陷的琴交给其他的琴商去处理好了…

3?与次级经销商保持良好的利益关系:

但这样的价格要为转售时额外留出一定的空间。我们要公平交易分享利润

4?购买时不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

但是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因为如果他知道是帕格尼尼要买的话,一定会要价更高

 

如果帕格尼尼不开赌场专心做乐器生意的话,也许就没有Tarisio什么事儿了。

 

 

原文章刊登于英国杂《Strad》之上,本人仅做翻译共爱好者阅读。任何人挪作其他商业用途,请自负后果。文章原作者:

斯图尔特·波伦斯Stewart Pollens

由于翻译文章多属于较复杂的知识性文章,顾多采用不定时连载方式放出。

希望早日阅读的朋友请购买英文原版杂志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