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er is my profession but also my fate.The violin making art is a combination about logic,aesthetics and personality. I’m a professional luthier based in Melbourne&Beijing.Welcome to my world.
提琴制作师将是我从事一生的职业,更是我的信仰。大提琴手;制琴师;修复师;鉴定师这四个纽带都诠释着我与制琴艺术的关系。在这里, 我将还原最本真的提琴制作师的世界—-严谨的思维,个性的审美,音色的追求,负责一生的态度。欢迎进入我的世界

Partners · 合作制琴师

Ulrich Hinsberger

Piotr Pielaszek

Davide Sora

Lorenzo Cassi

Luca Primon

I have personally invited master and expert contemporary violin mak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 to join my workshop. We form exclusive partnerships to bring the finest bespoke instruments to players and collectors in China who appreciate the art of violin making. Luthiers of different ages and nationalities became partners of the workshop at my personal invitation based on their Craftsmanship and Integrity.
我以个人的名义邀请全世界的优秀制琴师以中国区独家合作的方式加入于杰提琴工作室,一起为中国的爱琴之人提供量身打造的世界级乐器。加入的制琴师必须是我主动邀请而来,他们不分年龄,不分国籍。而邀请的条件只有两个: 琴品人品。 他们不分伯仲,请选择你最爱的那一位即可。

Master's works · 大师作品

Lorenzo Cassi 大提琴

制作于2013年,为同年上海乐展定制的四重奏乐器中的一支。个人使用演奏至今。 价格28万

Accessories · 提琴周边

Article · 最新文章

制琴者的幸福在哪里?

在国外,多数艺术类行业的从业人员,都被划分在Self-employed / 自雇者 这个类别下面。这类人群在欧美并不能算是稀缺,在国内也是越来越壮大。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自雇者,那么你多少已经感受到了今天我要说的这种特殊的情感。如果你即将加入这个行列,那么也不妨先看看它这个脾气和你是不是合得来。出于本身职业,我今天就说说制琴者的幸福来自于哪里。

你的提琴用的是好材料吗?

传统提琴家族乐器使用天然木头为材料,专人手工制作而成。天然且曾有生命的材料赋予了提琴无可比及的魅力。色彩,年轮,射线,花纹,油脂,色斑,这一切混合在一起,最后在油漆的覆盖下,最终在光线中呈现出无可比拟的,万花筒般的色彩。

我可以学制琴吗?

在社会人际圈方面固然我们认识一些朋友,但是根基在于对音乐和提琴的热爱,并没有什么实际利益的关系。所以在某些关系社会里面,制琴师既解决不了你孩子入学考试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你升职加薪的问题。所以社会地位方面,就是一份体面且无害的工作。

制琴师需要很文艺吗?

从提倡匠人精神的那一天,很多的手艺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文艺青年。做个板凳就文艺了,画个葫芦就匠人了,甚至自己做个饭就升华了。当代都市人的手,要么敲键盘,要么在开车。恐怕连缝个扣子都能算是手艺了吧。作为真正要靠手吃饭的人,我们要远离名义上的假文艺。

制琴师该偏理工科吗?

我是一个有着文科偏执背景但是向着理工科体系大踏步前进的制琴师。下一期我来找找文艺派的问题,或者说我自己身上曾经出现的,犯过的问题。我现在认为的终极目标,就是达芬奇式的人。强烈理性的基础上展现的无与伦比的艺术火花。但是你又很难说他到底是搞艺术的发明家;还是搞发明的艺术家。

纪录片 -《制琴者》意大利提琴制作复兴史

“从Cozio di Salabue伯爵 到 Giuseppe Fiorini, 从Bisiachs来到米兰到成立第一所制琴学校,由当今的著名制琴师叙述的意大利过往两个世纪的弓弦乐器制作史,包括大量的重要收藏和稀缺图片。作者Paolo Parmiggiani和Andrea Zanre, Edizioni Scrollavezza & Zanre(2013)。”

一起体验制琴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