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心

法国制琴师-?Aldric作品演变

于杰前言
在制琴史中,我们总是对意大利克莱蒙那制琴师大书特书,要不就是威尼斯,都灵。但是到了18世纪晚期,制琴的中心已经“北上”到了法国的巴黎。而18世纪晚期法国的一大变革就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有意思的是,大革命后的法国制琴业更是迎来的自己的大的发展。
那么在这个过度阶段,除了我们熟知的Lupot,Pique这些响当当的名字之外,我们还要认识一个低调的高手,也是Stradivari的忠实粉丝 Jean-Francois Aldric。
在制琴界,有很多这种很“厉害”的二线选手,对于他们如果我们能了解的更全面,那么你可以对当时的制琴业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
文章原作者:Florent Serge Boyer
我只做中文翻译,任何人挪作他用,请自行承担相对的法律责任。
让我们来到大革命之前的巴黎:
从18世纪末期到19世纪初期,法国巴黎的提琴制作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Jean-Francois Aldric就是众多的为了适应新世纪而努力生存的制琴师之一。Florent和Serge Boyer对比了8支不同时期的他的作品,来告诉大家在那个时代发生了那些适应性的变化。
?3
众所周知,法国的提琴制作在18世纪晚期到19世纪初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有一组制琴师是处于这个变革的“核心”部位的,比如我们所熟知的Nicolas Lupot(1758-1824)是最重要的一位当时的制作大家;再比如Francois-Louis Pique(1758-1822),他比Lupot更早的在巴黎打下自己的基业,并且曾经向Lupot的委托制作了一些乐器和琴弓,他被认为是法国大革命之后,巴黎制琴师中的先行者。而另一位和Pique同样重要的制琴师Jean-Francois Aldric却很少被人知道和提起。他的乐器不但制作工艺精良,而更有意思的是,在他的制琴生涯中,完美的展示了当时的法国制琴师的种种变革。
?
Aldric是一个制琴家族,18世纪初起源于法国的Mirecourt。第一位有记载的成员是Jean Aldric,他有四个孩子;而今天的主人公Jean Francois是他的孙子,出生于1765年。Jean Francois是如何开始学习制琴的,我们已经无从得知;有可能是在20岁左右跟随大家族搬到了了巴黎,并在家族的作坊里面学习的制琴。我们目前可以找到的年代最早的Jean Francois的乐器的标签日期是1788年。这支作品已经在很多的地方体现出了19世纪风格,并与另外一位Mirecourt的制琴师Leopold Renaudin(1749-95)的风格极其接近,而Leopold Renaudin后来也是在巴黎工作。所以极有可能的是,这位同样来自于Mirecourt的同乡把Jean-Francois Aldric叫到了巴黎一起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第一支作品之后的1789年就爆发了法国大革命,而在1788年掌控制琴界的依旧是所谓的“行业工会”。虽然工会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依旧可以提供一些小的生意买卖,以及提出一些对于乐器的改进和革新的要求。对于当时的小提琴制作业来说,一些制琴的工序实际上是交由其他“工种”的人来完成的。比如琴头雕刻和油漆涂刷工作就会由工会内的其他分部的从业者来完成,比如雕刻家来完成琴头的制作。在巴黎当时有两类制琴师:一类是改革派,代表人物就是Pique和Lupot家族;还有一类是保守派,比如Lejeune,他顽固的只使用所谓的巴黎模具,一种Amati和Stainer混合出来的琴型,饱满的弧度,淡黄棕色的颜色。而在1782年,意大利小提琴家Viotti来到了巴黎,和他一起出现在巴黎的还有他那只Stradivari小提琴,这是整个巴黎制琴业的转折点。在这之后,Stradivari 和 Guarneri的名字被巴黎的小提琴演奏家口口相传。
?1
Renaudin就是第一批被Stradivari所影响的制琴师之一,而Aldric则是紧跟其后,渐渐的,他的制琴风格向这些Cremona的大师们所慢慢靠近。他很幸运,因为有这些Cremona的大师的杰作就放在他的工作台上,慢慢的他把巴黎的新型的制琴技术和这些Cremona 的原始风格结合到了一起。我们用以分析的这八支乐器,年代从1788年到1832年,是专门经过挑选来表现Jean-Francois Aldric在不同时代的风格变化的。
?
我们以这支1788年的小提琴作为开端。这整只乐器都是18世纪风格的:中腰C很宽并且相当的“打开,而面板和背板的弧度都相当的低平。”音孔看起来很粗鲁,宽大,让我们想起了Nicolas Augustin Chappuy(1730-84)的制琴手法。而音孔的下半部分明显的挤压扭曲,这个特点我们可以在Renaudin的乐器上同样看到。琴边的制作比较精良。镶线的白色部分由枫木制作,黑色部分为乌木,蜂针部分并不明显。琴头比较宽,倒边也宽,但是旋首的喉咙部位没有掏空,这是典型的18世纪制作风格。油漆的颜色大概是金棕色,并不十分透彻。音板的选材比较一般。
?
在乐器内部,我们可以看到一些Pique和Lupot的影子,比如掏空的琴角角木,修圆的上下端木,简单加工的衬条(未修圆),这些都是这个年代的巴黎乐器上所特有的特点。
?2
Aldric在职业生涯的初期只能使用比较一般的材料,到了1790年他开始更多的使用独板枫木,而在以后的制琴生涯中,木材的质量逐步提高。那支1829年的小提琴使我们已知的最漂亮的乐器,这支乐器的选材非常近似于Lupot和Charles Francois Gand的选材。面板的选材则从1795年开始逐渐提高质量。琴头的选材一般是没有花纹或者花纹极浅的枫木。
?
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一样,Aldric的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变得越来越接近Stradivari的风格,他似乎从未像其他巴黎制琴师那样拷贝过Amati或者耶稣瓜奈利的作品。琴箱的空气容积越来越大,弧度越来越饱满(1790年的那支小提琴甚至没有琴边区域的反弧度,直接从最高点冲到了琴边)。中腰C变窄,变圆。这些乐器的音板长度都超过了357mm,而1795年和1802年的两支乐器则达到了360mm。背板肩扭的形状在1788,1795,1806,1829这四支乐器上看起来略方,有些类似Joseph Bassot的风格,并且在肩扭的两边都留下了锉刀的痕迹。
在1790年的小提琴的音孔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他的风格更加靠近Strad的风格。两个音孔之间的宽度增加,使得音孔更加靠近琴边。之后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音孔慢慢收窄,并且比例更舒服,有些时候会摆放的更倾斜一些(1795,1802,1819,1832),有些时候则摆放的很竖直,就像Lupot一样(1790,1806,1829)。这支1802年的乐器是一个完美的Aldric式的音孔;这个音孔样板之后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直沿用下去。音孔小翅的翻边很浅,切削的刀工越来越精准,干净,看起来信心十足,音孔切口越来越细小。有效弦长的距离反而是比较短的,通常是192-195mm。
?4
琴角形状的风格改变也是显而易见的。他的琴角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宽大,而镶线的制作和摆放也越来越精准。这种变宽大的风格一直延续到Gand家族和Jean Baptiste Vuillaume的到来。这些宽大的琴角有时候是圆形的(1790,1806,1829)而有些时候则是留方的,像Lupot的风格(1795,1802,1819,1832)
?
镶线依旧是枫木和乌木的组合,黑线有时候也会是鲸鱼须,给人强有力的感觉。镶线槽制作精准,几乎没有失误。而黑线的制作水准非常高,非常平均。Aldric在Mirecourt的学习的技法是在琴边上镶线需要制作倾斜的接口的。蜂针的制作不是很稳定,通常黑线留的更长一些。一些工具的痕迹和刀削的痕迹也可以在黑线上找到。
?5
法国制琴流派风格转换的一大特点主要是集中在琴头旋首的制作上。在Aldric身上,我们很难确定他是一直自己雕刻琴头还是把这项工作“外包”给了另一名雕刻师来制作。大革命之前的时期大多数法国制琴师都是这样操作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时期的法国乐器看起来很多制琴师的作品有着极相似的琴头旋首。Aldric的旋首宽大,并且在翻边有描黑处理。直到1806年,之前的那些琴头都不大一样;这些旋首上面总是可以看到一些18世纪的影子,弦轴箱制作精巧,一个小小的下巴。到了1806年往后,旋首的样式明显受到了Stradivari的影响。旋首弧线更加流畅,弦轴箱侧壁加宽,而在嗓子部位也开始制作后背槽。倒边均匀,描黑。这个琴头样板与Claude Pirot的十分相似。
?6
通常来说Aldric对于琴身内部的制作并没有给与太大的关注,就像他的巴黎同事一样,通常使用柳木或者云杉来制作角木,某些时候也会使用榉木来制作衬条,并且他的衬条宽度十分宽(10mm)。上方的顶端角木被铲刀加工过,应该是为了降低重量。这个特点贯穿了他的整个制琴生涯,也想我们之前提到的一样,这是那个时代巴黎制琴师都有的特点。
油漆的特色根据时间不同,会有不同的变化。Aldric一开始使用的是一种不大透明的酒精油漆,颜色从金黄色到橙棕色都有。到了晚期的作品,颜色更多的向红棕色发展,并且油漆变的更浓稠(应该是油性漆,和Lupot很相似)。从1790年开始Aldric在颜色重加入了绿色,为了制造出年代上的“做旧感”。到了晚年时期,他的油漆进一步加厚,很Gand家族的油漆很相似,在1832年的作品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特点。
?
Aldric在琴内的标签和签名也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有所不同的。第一个我们找到的Aldric的签名是用墨水书写的,一些时候他并不书写年代和地点,而有些时候则可以看到一个漂亮的个人标签,就像在1790年小提琴里的那样。偶尔他也会在面板的内侧手写一些字体。他曾经用过三种不同的标签,主要是因为他的住址变了,而不是时间。他的1832年小提琴标签则是简单的书写了一个“Aldric Luthier a Paris”而已。
?8
毫无疑问的,Aldric是一位极其重要的“大革命”时期的法国制琴师,也是一位重要的,把法国制琴业带到之后的“Methode Francaise”黄金时期的重要摆渡人。他有一个让人不理解的举动,他曾经三次更换工作室地址,但是这三个地址都远离巴黎的音乐学院,音乐厅,以及他的制琴师同行们。他为何选择这样的地点来工作的原因我们至今并不清楚。
?
最后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一些巴黎制琴师在修复Aldric的乐器的时候,发现在面板上他曾经写到,他使用过17世纪和18世纪的意大利古乐器来“一部分”,来完成自己的乐器。比如他说他使用过一个Stradivari 的Viola da gamba的面板装到了他自己制作的大提琴上面。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些乐器,连照片也没有,据说那支乐器上的木材是从未在Aldric的其他乐器上见过的,就这样成了一个谜。

制琴,我们是专业的
PHILOSOPHY

?联系方式:

傲游截图20171015190246.jpg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