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许多制琴师乐于将弦乐器制作成标准的形式,但有些人热衷于探索其他琴型的可能性。彼得·萨默福德Peter Somerford?发现了不对称设计是如何影响音质、传声能力、音响效果和演奏舒适性的

1

 

想象一下,如果今天小提琴以某种方式被完全从零开始重新发明的话,会采取什么形式呢?或者我们这样问,它会是对称的吗?300多年前斯特拉迪瓦里所完善的古典形式在300年后还会占据主导地位吗?在过去的三个世纪里,音乐不断发展,管弦乐队、音乐厅、演奏技巧、弦乐、配件和其他材料也随之发展。如果演奏者和作曲家在未来对弦乐器有更多的要求,这些乐器的对称形式会开始改变吗?或者,300年后,制作者还会复制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瓜纳里(Guarneri)和他们的继任者吗?

迄今为止,在商业上最成功的非对称设计,是那些为音乐家解决了实际问题的设计。无论是大卫?里维努斯(David Rivinus)于1996年发明的那种华丽的达利式佩莱格里纳中提琴(Pellegrina viola),帮助演奏者预防或对抗肌腱炎和腕管综合症等身体问题;或者伯纳德·萨巴蒂耶(Bernard Sabatier)的分数型三角中提琴,让年纪很小的中提琴手开始学习中提琴,而不是用小提琴装中提琴弦演奏;或者奥托·埃尔德斯(Otto Erdesz)短肩中提琴(viola),它更容易在高位置发挥作用。这样的例子表明,如果演奏家拥有演奏性能上的优势,他们可以接受某些审美上的不同。

正如美国制琴师约瑟夫?柯廷(Joseph Curtin)所指出的,小提琴表面的对称掩盖了其内在的不对称。小提琴的音响效果是不对称的:音柱和低音梁的设计导致了一种声学上的不对称,这对低频声音辐射至关重要,他这样说。演奏的过程也是绝对不对称的。所以没有理由假设理想的乐器,如果你从头开始,是对称的。只是因为乐器诞生的时候,刚好是对称比例美学大行其道的时候事实证明,要摆脱这段历史,或偏离常规是困难的。东京制琴师Andreas Preuss警告说:不对称设计应该是一种进化,必须小心处理。如果演奏家对于你的改良表示犹豫不决,那你的改进就是没有用的。

任何不对称的设计都必须非常微妙,以至于坐在前排的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演奏者在使用不同的东西。纽约的制琴师兼交易商克里斯托弗?兰登(Christophe Landon)也认为,当“音乐家,尤其是管弦乐队的音乐家,害怕引人注目”时,很难对设计做出重大改变。他补充说,如果你要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乐器,它也必须听起来声音很棒。“要不然人们为什么要买它呢?”兰登、普鲁斯和科廷都曾尝试过不对称设计,世界上还有其他制琴师正在打破常规。

dffb78cc-78f1-4971-898f-3964a3c47439

Andreas Preuss实验用的“超轻”小提琴琴身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