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小提琴

Antonio Stradivari 1715 “ Il Cremonese”

2015

上海吴小姐

该作品是我在位于北河沿大街工作室,原梵婀玲琴会所在地的最后一只作品。我第一次应吴小姐的要求,减少了油漆中的红色。故命名为 ?琥珀 “L’ambra”

作品特点
  • 受吴小姐委托,全部材料由我选择决定
  • 这只作品是我在位于北京北河沿大街工作室的最后一只作品
  • “琥珀”的琴颈形状和尺寸因吴小姐的手掌十分纤小而做出了特殊的修改
  • 因吴小姐更喜欢偏黄的琥珀色,所以我去掉了原来使用的较为浓重的“意大利红”,改为琥珀的橙黄色。无论是底色还是油漆中的颜色,都做出了特殊的调整
面板

德国,斧劈雄性红杉(鹰爪),拼板

背板

德国,枫木,拼板

油漆

琥珀油性漆,琥珀色

标签内容

Yu Jie Fece in Beijing 2015 ?于杰

特殊备注

考虑到吴小姐的特殊要求,不但要对于琴颈的舒适度加以调整,更重要的是如何能让这样一支正常尺寸的提琴,在一位娇小的女士手中,能够得到同样的音量和灵敏度。所以我在音板的厚度和弧度上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日志

逃离城市:这只作品将是我在位于北河沿大街,皇城根遗址公园中外首工美术馆内的工作室的最后一只作品。我必须逃离这里。最初的想法是把提琴制作艺术想更多的人打开,但是北京现在的整体氛围没有意大利的那份安宁与平静,所有来往的人都行色匆匆的忙于生计。在工作室搬到北河沿大街的1年中,一共进入了我的工作室大概10位素不相识的过路人,其中绝大部分是外国音乐家,艺术家。素不相识,却也乐的开心。有中央美院的国外教授;有大剧院演出的国外长笛大师,他们并不是小提琴演奏者。都只是路过而已。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进来的都是外国人。我们的中国人,北京人都在忙些什么,他们匆匆的涌向距离不远的南锣鼓巷,或者疯狂的追着着已经驶离展台的公交车。我只能说,现在的社会,已经有人在觉醒,在开始发现本真的美,但大多数人, 认为经济收入的增加才是“幸福中国”。所以我决定不再续租,返回我位于北京郊区的工作室。把这片天地留在不久的将来。

油漆:为了得到最终的通透的琥珀色油漆,从底色开始就开始加深木材的对比度。最终的颜色只是用了极少的红色,这与我之前的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我认为我很喜欢这种颜色。

选材:这只作品的背板选材选择了一块敲击音较高的,材质坚实的德国枫木。因为我希望能通过最少质量的木头来发出足够大的声音。因为定制者本身是一位娇小的女子,她的右手力量是无法和欧洲壮汉相抗衡的,所以递进更明显的弧度,加上较坚实的质地,可以匹配上更薄的厚度。这样才能用小力气的右手发出较大的音量。

配件:这只作品使用的配件是我定制于意大利Bogaro&Climente的定制苏木配件。苏木有着乌木与黄杨之间的品质。较轻的质量,较高的坚硬度,棕黄色的颜色刚好匹配我将要制作的油漆颜色。 因为当时也并没有掌握黄杨的染色技巧,所以我选择了 苏木配件。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