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小提琴

1715 “Cremonese” 个人修改

2016

苏州 张先生

全部选材,搭配,细节由我全权决定

作品特点
  • 作品的所有细节由我决定
  • 采用全新的弧度厚度分配
  • 主要修改声音的“发音”部位
面板

奥地利 鹰爪 斧劈面板

背板

捷克 枫木 拼板

油漆

油性松香漆

标签内容

Yu Jie 2017

特殊备注

输入“特殊备注”

*?请使用高品质耳机收听,作品录音无任何后期加工

日志

2016.10(侧框制作)

本打算在这支作品启用一个Guarneri模具,但是因为一个极其特殊的原因,我又把他改回到了惯用的AS 1715模具。作品的侧框制作阶段波澜不惊。这次使用了一套从意大利乐展上刚刚买回来的台湾出品的衬条夹具,不要小看这个东西,台湾同胞制作之精良让人叹为观止。当然,代价就是每一个小夹子单价5欧元,按照我的制作方法我一共购买了170个。记得大概3-5年前,我对于侧板的烘烤还不敢说完全透彻的熟练掌握,但是今天,已经很难在我的侧板与模具之间找到任何肉眼可见的空隙。

2017.1(侧框清整 合琴)

在合琴之前我会花一定的时间来清整整个侧框。虽然在音板合琴之后,需要再重新整理一遍,但是我认为现在整理的话,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效果。因为等乐器真正完成之后,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耐心把乐器的所有位置全部清整,这对于“耐心”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有耐心的人,但是即便如此,最后的清整工作依旧让我觉得有些漫长。所以我更倾向于把每一个部位制作到位之后,再组装到一起。意大利的一些当代制琴师甚至会把侧板单独油漆完毕之后,才会粘上音板。那样的做法我又认为似乎有一些过于追求某一点的完美,会丧失整体的美感。

2017.4(油漆)

油漆整体的思路,是在上一支“圣诞”的基础上,让木头渗透出更多的“纹理”,并且沿用了上一支的颜色。这一次的油漆的颜色漆部分只用了四层,就达到了相当饱和的浓重的橙红色。在琴头的部分我少量保留了手工雕凿的痕迹,实际上是在为下一支的“翡冷翠”的琴头做预热。实际上我已经至少使用同样的手法制作了4,5个琴头,从上一次北京的国际制琴赛开始,我就一直保持了这一个特点,现在可以说是使用的基本娴熟了,并且越来越得心应手。

2017.4(作品完成)

2017年5月底我会携带这支作品去参加五年举办一次的捷克布拉格国际制琴赛。水平有限,重在参与。

2016.12(低音梁 音板厚度)

这支作品的音板厚度略有改变,上下圆的厚度不再一致。而背板的最后点转移到了音柱区域。音板边缘的厚度,比以往照顾的更全面,更细致。也许一部分也有弧度的原因,现在的敲击感受是十分有力而敏感的。这次的低音梁制作比上一支又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主要是在倾斜角度上,我希望能把低音的“力量”做的再足一些。常看网站的朋友可能会发现我最近更新很慢,或者说现在更新的都是原来攒下的图片,主要是因为这个月月初,出了一个小意外导致右臂锁骨骨折,手术后到现在修养了20天,估计在2017年我会完全恢复工作状态。

2017.2(琴头 )

琴头,一直是一支乐器十分有灵性的部分。这支乐器的琴头,收到了很多的关于最近关于Guarneri家族文章翻译研究的影响。纵观现在的世界制琴界,很多人认为极致的细腻是一种技巧的水平体现,但是看多这种“美”,不禁让人想起了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用陈丹青的话说,那是一副“过度完成”的画作,几近完美却又犹如嚼蜡般无味。而更有很多之后的现代画家,原因让人看到作品的制作过程,喜欢和媒材玩。那么作为一名制琴师,我的媒材就是木材和油漆。所以我更愿意在之后的作品中,抛弃精致,准确;而走向一种能“万物为我所用”的方向。

2017.4(装配?)

依旧使用我钟爱的德国手工黄杨配件。为了让木材能够更好的保持正圆形状,这些弦轴在购买回来之后一直在接受日光照射。在最后装上之前,我会使用酒精灯在加热一次,为了让形变更加固定。因为黄杨本身轻便的特性,也导致它的吸水率是比较高的,装配之前的收缩工作一定要提前进行。音柱的安装比起之前有得心应手了一些。安装音柱的工具也有所调整。这次的弦枕使用了一种新的抛光方式,基本上可以达到“照镜子”的效果。

3条评论

  1. 希望于先生身体无恙,早日康复。
    有个特别外行的问题请教:在完全相同的外部条件下,仅仅对于声音来讲,侧框和背板的花纹以所谓大花为上还是中或细花好些呢?谢谢了!

  2. 这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问题。以我自己为例,我是越来越不在意木材的花纹,当然,尽管我依旧使用尽量“漂亮”的枫木。但是以我2016年10月在意大利采购的木材为例,我几乎已经把花纹的优美程度放到了很靠后的位置。那么什么是重要的呢?第一:产地 。木材就像人一样,不同的产地,材料的弹性,声学品质相差十万八千里 ;第二:砍伐时间。不正确的砍伐时间会让木材在干燥期间产生无数的问题。发霉,生虫等等,其实都是砍伐时间不正确造成的。第三;面板与背板的匹配。面板背板就像一对儿夫妻,脾气不对,哪怕双方都是很“漂亮”也没办法。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考虑因素,比如取材的高度,破切角度,木料的大小,两面反射角度是否接近等等。 如果真要说什么样的“花纹”好的话,我们只能用科学来解释。那就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而花纹是纤维的波浪走势造成的,所以理论上说,花纹越浅,越平,也就是越“难看”的,反而应该是声音角度说更好的。

  3. 非常感谢您用这么长的篇幅来解释这个问题! 说到伐木时间:回忆起中学时期在劳动人们文化宫有个法国提琴制作展,记得是个天气比较冷的季节。展品除去提琴和琴弓,还有一段影片,关于制琴过程,就是从伐木开始:树木生长的水土地理条件,山坡的朝向、位置,树的年龄、伐木季节、伐木时间(记得要在月夜,时间非常具体,现在回忆应该是中国指的“子时”)木材的倒向,以及之后的失效时间和手段等等。当时感觉是玄学的范畴,今天看您的解释稍加想象就理解了各个步骤的用意,每一步骤都是有益的。同时一件作品的形成人们是从伐木就开始倾注心血的,极其不易!所以对当下行业内为急功近利“批”上市场的做法很是为那些材料可惜! 再次感谢您的回复!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