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档案

作品 ‘墨尔本’ / Project 40 ‘Melbourne’

定制者/ Custom:孟先生

预定年份:2016

制作年份:2019

配件

Tempel Boxwood

琴型

Antonio Stradivari Forma PG

选材

瑞士斧劈云杉/捷克枫木

油漆

Oil base varnish

制琴笔记

2019.12 木材准备

经过大概一周的沟通,40号作品的选材最终由我来选择。使用的是与前面3支作品完全相同的搭配。对于“棱镜”的声音表现我十分满意,几乎得到了所有演奏过的专业人员的一致的,令我感到以外的好评。所以在木材的选择上我不打算做任何改动。这一支乐器将在工艺方面做得更完备一些,作为近期的第二支PG模具,他在上一支的作品基础之上,我已经记下了大概5,6个可以被改进的地方。这一批奥地利的斧劈面板还剩下大概10-15块,越用越喜欢。不得不佩服自己当时如此大手笔的买下近30块,当时在场的一个意大利朋友认为我疯了,他的话至今在我耳边徘徊。定制者对于颜色有着比较特殊的要求,我会先做几个实验,再决定最终的颜色走向。很庆幸我自己对于材料的准备还是很大方的。当这一批奥地利的面板用完之后,我还有一批大概30块Bachmann的 2005年的面板, 今年又从意大利购入了一批真正的来自“Stradivari所使用的面板”的山区的材料;而比现在的背板很接近的,重量更轻的背板,也已经基本上进入可以使用的年限。看着这些马上就能使用的木材,真是蠢蠢欲动,摩拳擦掌。

2020.1 2020年备用材料

每年的初始,都要准备新一年的备用材料。2020年我一共准备了四套材料。很不幸,其中一套无法使用。每一次破切材料,心中都是惊喜万分,不时地也伴随着小失落。树疖,油质囊等等问题,是木材这种材质所无法避免的,尽管我已经挑选的十分仔细,尽管它们每一块都价格不菲。在一些材料的侧面,我通常会记录一些每一年每块材料的重量变化,已掌握材料干燥程度以及空气湿度等因素,然后再根据现在的制琴经验,决定使用哪些材料。对比一些所谓老料,我只能确定我自己的材料的年代是真实有效的。这一次借着破切材料的目的,又来到了大小木作工坊。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售价好几万的Powermatic大带锯,不禁的开始考虑,到了墨尔本之后我自己应该准备什么样的带锯。

2020.8 再起航

经过六个月的安顿,于杰提琴工作室,终于在地球的另一端又搭建了起来。未来虽然依旧充满了未知,但是经过2020年的磨难,希望大家都能在以后的日子里面过的更坦然。现在每天要分出很多时间来照顾Nicolo,但是小家伙还是很可爱的。工作室就在家中,每天固定工作2-3个小时,把健身房也重新在自己家后院搭建了起来。可谓是每一分钟的时间都可以好好在家利用了。再也不用每天在去工作室的路上浪费宝贵的两个小时了。让我们再次出发吧。

2020.9 外弧度 镶线绘制

在照顾家庭的同时,每天我大概能有2个小时的制作时间。面板背板的外弧度制作,一共用了大概10天的时间。同时我每日坚持直播。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我的工作态度和状态。
无论工具的使用还是打磨,没想到我依旧会有新点子。一边继续打磨自己对于工具和设计的认知,一边力求做到最大的收放自如。

2020.9 镶线槽制作

镶线槽是手工制琴的一个难点。如果只是追求一致的宽度和速度的话,这一步完全可以用机器制作代替。然而,正是这份“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给与了制琴师很大的可玩性。双刀,单刀,各自有各自的优势,这一次我选择了双刀。做琴缓慢的好处就是可以有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一次,在剃线刀的打磨上面我终于找到了一些灵感。
剃线刀的最重要点是打磨的角度。其次是形状和打磨的锋利程度。在做到这几点之后,再加上对于木材的全新的认知,这次的镶线进行的十分的顺利。拼接,粘接,也是一气呵成。在极其有限的时间里面,我已经实现了自身的效率的最大化。

2020.10 镶线 音板厚度

镶线槽制作完成之后,粘接的工作依旧在直播中进行。自从我开始直播自己的工作,我觉得一些制作变得更加的淡然。这也许和之前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积累有关,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发现工作,或者说制琴,真的只是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没必要锱铢必较。镶线的粘接流畅,但是我已经找到了一些可以改进的点,把一些自己已经掌握的小窍门模式化,记忆化,一些自己已经确定没问题的制作,就要提高效率,把时间留给自己还没有掌握的知识。

 

Previous
Next
音板的弧度,我前后加起来算是分别制作,完善了3次。第一次我觉得差不多了,第二次我觉得完成了,第三次我几乎又去掉了比第二次还多的木头。在制作这次的弧度的时候很有心得,我认为自己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外弧度完成之后,就是厚度。弧度制作之前,我把所有我认为有用的,好的书籍,与欧洲大师的一些讨论邮件全部翻看了一遍,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基调:从今以后我只“参考数据”,绝不在“制作数据”。在自己回忆了与Davide Sora讨论的敲击音的几十篇邮件之后,我前后大概用了4-6个小时,就完成厚度的制作。在制作的时候我要求的不再是准确的对称和数据,取而代之的是“感受”和“框架”。我坚信3.1的厚度和3.2的厚度在声音上并无二样,但是设计的框架配合与之前的经验累积,才是好声音色基础。

2020.10 音孔 低音梁,背板合琴

自从把Nicolo送进了幼儿园,每天大概工作时间可以增加到4-5个小时。面板的厚度完成之后,音孔的制作非常顺利。一日,晚上大概有2个小时的时间,我学习了一些新的手刀打磨技巧。之后的音孔制作,除了大小珠以外,全部手刀直接切削完成。
低音梁的制作和音孔一样流畅。我想在这两个步骤中,已经没有任何的技术的难度。这几次对于工具的革新和新的打磨技术的掌握,我完全可以做到自己设计的任何样式,任何尺寸。 所以更多的时间都是用来和DavideSora讨论敲击音以及不断的回顾所有之前标记过的,我认为有意思的关于低音梁文章。最后的结果与我自己的设计分毫不差。
并且这所有的制作都在直播中完成,且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Previous
Next
合琴的时候使用了一种全新的美国产的胶水。稍微用了一些时间来了解特性。温度,浓度,操作时间都要从新了解。但是都是一般性技术问题,并没有什么难度。倒是现在对于工具的选择感觉越来越得心应手。

2020.11 火印/干燥

我之前几乎不在琴身里面打火印,而只是贴一个Label。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产量很低,如果打了火印的话就无法参加一些比赛。今年赶上了Covid-19,短时间内是无法有任何参赛的举动了。所以把许久未见的火印直接打在了琴身内部。
澳洲的紫外线强度非常的高,这很利于我制作底色和琴箱的内部干燥。但是Melbourne的风又一般比较大,所以还没有找到一个晾晒的稳妥的方法。目前还是只能放置在地面上防止被风吹走。
Previous
Next
Previous
Next

2020.11 旋首制作

这次的旋首制作有一种“通透”的感觉。我在为之后的比赛做准备。依旧是工具的使用方法问题。同一个工具,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使用方法,能制作出完全不同的作品。我距离我认为的“美”的琴头,又进了一部。
我认为一个美的琴头应该:不做作,手起刀落之间,处处恰到好处。之前制作同样质量的琴头我需要一周时间,这一次我预计能减少20%的时间,并提高准确度和熟练度。

2020.11 全新手写标签

根据“老祖宗”的规矩,在更换居住城市之后,我们要更换琴身内的标签。原来使用的标签显示的制作地点是北京/Beijing,现在要改成 墨尔本/Melbourne。手写标签这个想法大概一年半两年以前就开始准备了。字体的选择,纸张的选择,蘸水笔的笔尖的选择,直到最后胶水的选择,都已经有了准备。
来到墨尔本之后,忘记了邮寄物品里面并没有带墨水。于是开始了寻找。大家可能没注意到,或者说如果你不借用网络搜索的话,你几乎不知道哪里能买到蘸水笔使用的墨水。开车往返40Km之后,终于得偿所望。
在尝试了几次之后,得益于一年前的练习,大致成果还算得体。虽然一直都不满意,但是我想如果完全满意了,那又和打印标签有什么区别呢?
Previous
Next
侧板打磨
面板打磨
琴脚局部
Previous
Next

2020.12 Finishing/白琴收尾

白琴结束的方式有几种不同的选择,我自己也经常在几种选择之间感到恍惚。砂纸,刮片,锉刀,锉草。来了墨尔本之后的一大变化就是,我考虑问题不再纠结过程。只要能达到我想要的结果,实现我设计的初衷,我并不纠结我使用的工具到底是什么。
 
乐器的油漆计划已经制定出一个提纲,在这个提纲之上,只要我的白琴完成之后可以达到衔接油漆的目的就可以了。

2021.1 Varnish Test/ 油漆实验

在正式开始油漆之前,通常我会把乐器放置在日光下1个月左右的时间。让乐器音板充分的与空气接触,氧化,形成一定的淡黄色的底色。墨尔本的夏天紫外线非常充足,很适合这项工作。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我会按照自己的油漆计划,在完全一致的木材是实际涂刷一遍我想要的油漆。在这个过程里,我可以最后一次尝试实际操作得到想要的颜色和厚度,如果一切让我满意,我就会开始下面的油漆工作。
 
这一次我又有了两个全新的收获。一个在面板,一个在背板。经过和Piotr的交流,我又或多或少的完善了一下自己的油漆工序,现在我可以说,油漆方面已经基本形成自己的体系了,当然,能改进的地方依旧有很多。

2021.3 Varnish Color Tone/ 颜色基调

经过实际的实验,最终的颜色基调我是满意的。当然,我现在脑子里又装满了全新的设计。
颜色的口味其实每一个人都喜好不同的东西,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段也喜欢不同的东西。我每一次翻看我之前的油漆笔记,都看到自己在不断地否定自己。我认为这是好的。找到改进点,才能有空间。
这一次的基调,基本上以作品“橙月”和“棱镜”为基础。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我相信不是我自己的话,观看者很难说出不同究竟在哪里。但是你会感觉到,她们不同,但是基于一个审美理念在进化。

2021.5 Set-up / 装配

通常我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来完成提琴的装配工作。但是正好赶上两个孩子都生病,只能先放下工作。在把所有的制作心得,笔记都数码话之后,做起事情来感觉效率提高了不少,虽然可用的时间依旧很拮据。
对于琴马的选择我又有了一些新的心得,而得益于数码时代的进步,所有的琴马的数据尺寸我都能更好的记录下来,为以后的工作留有一些参考。
It usually takes me about a week to complete the fiddle assembly. But it happened that the two children were sick and had to leave work first. After all the production experience and notes are digital, I feel the efficiency of doing things has improved a lot, although the available time is still very limited.
I have some new experience about the choice of bridge, and thanks to the progress of the digital era, I can record the data size of all bridge better, leaving some references for future work.

2021.6 Finished / 完成

作品制作中 敬请期待...

让我们一起体验制琴的乐趣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