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小提琴

Antonio Stradivari Forma G

2019

大连 于先生

34号作品 受定于大连于先生

作品特点
  • 新的镶线制作技巧
  • 新的音梁数据与制作技巧
  • 新的油漆涂刷干燥技巧以及颜色搭配
  • 新的弧度分配
  • 新的厚度搭配
面板

奥德利 斧劈 鸡爪面板

背板

捷克背板 原板侧板

油漆

油性松香漆

标签内容

输入“标签内容”

特殊备注

34号作品 受定于大连于先生

*?请使用高品质耳机收听,作品录音无任何后期加工

日志

2019.01(开始制作)

这支乐器从我2018年6月离开北京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面板,背板的拼接工作都是在去墨尔本之前完成的。等12月回京之后,直接开始制作。之前的侧框制作行云流水,加上家里面有了新成员所以十分忙碌,一开始都没有留下什么照片。从镶线开始吧,这一次的镶线制作挺有意思。在2018年10月的意大利比赛上仔仔细细研究了一些人的蜂尖制作,所以这一次虽然没有什么新的技术,但是对于这黑白黑三条线究竟是如何正确摆放的,可谓是有了全新的理解。如果我理解的没错的话,那几乎可以说以后可以在这个部位做到随心所欲。背板的弧度因为有朋友刚好带了一支Davide Sora来保养,所以学习了一天,小有心得,不觉得马上要试一试。六个月没有动手做琴,动手的那一刻,却没有0.1秒迟疑。就好像上午还在做琴,现在不过是下午而已。

2019.2(合琴 低音梁修整)

低音梁的修整和合琴工作,顺利进行。此时我更多的在考虑琴头的制作。旋首的制作在上一支“意式浓缩”可以说使用了我的所有“技巧”。一只全刀切完成的旋首,肯定是在手工上说服评委。在赛后总结的时候评委也当面予以肯定。但是这一支我并不打算这样处理。因为技术很高,但是在制作的时候依旧是学生心态,虽然留下了刀痕力求“不修边幅”,但是实为尽全力修饰。这一支的重点会在于曲线的处理上。

2019.3(白琴完成)

乐器的白琴部分最终使用了几种组合的抛光方式,因为之前的刮刀直接结束的方法似乎对于我这次的底色工作并不匹配。在白琴结束之后彻底清洁了一次油漆工作室,因为这一次我希望能够只涂刷3次油漆就结束工作,需要尽量的降低工作室内的灰尘。

2019.3(白琴完成)

作品参加第四次北京国际制琴赛,最终排名为34名。在比赛上又看到了一些很不错的乐器,令我惊讶的是几支我认为非常棒的作品都是一些完全没见过的中国制琴师制作的,非常有水准。对于这支“Zorro”来说,他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特别是在最后的调音阶段,两位非常专业 的演奏者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帮我调整它的音色,最终它确实声音成绩比工艺成绩更好。至于工艺,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依旧会不断做出改动和努力,但是审美这个事儿,其实自己喜欢就可以了。

2019.01(弧度 厚度 镶线 油漆)

这是一支灵感迸发的作品。时至今日,至少已经想通了3-4个十分重要的事情。乐器的弧度经过全新的设计;厚度革新;音孔采用新的制作技巧,镶线采用新的制作技巧,低音梁采用新的制作技巧。回国之后我把去健身房的时间改在了早上,9-10点是我的健身时间,然后11点前到工作室。在中午1点之前,我几乎没有干过任何一件和制琴有关的事情。玩玩显微镜,看看英文书法的介绍,研究研究紫外线的发光原理,看看各种颜色的搭配等等。有意思的是,我的做事效率不减反增。以低音梁制作为例,上一支作品我大概用了3-4个小时完成最后的严合工作,而今天我大概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并且,更加合理,科学。可以说我已经把我知道的“最好”做到了极限。可能是半年不做琴攒下的张力,或者是意大利比赛留下的灵感吧。乐器的油漆实验同步进行中,达到了我现在认为的“正确的油漆”。 不知道是不是走了狗屎运,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2019.2(旋首制作)

旋首最终大概用了一周的时间制作完成,和上一支作品所用时间几乎一样。我原以为这次会进展的快很多,没想到反而还更慢了。多花了一天的时间在整理所有的线条的关系上面。尽量做到每一个角度都能赏心悦目。为了改善琴颈的形变,在旋首内增加了碳纤维支架。

2019.4(作品完成)

乐器于2019年4月3日最终完成。因为正好赶上五月份的北京国际制琴赛,所以暂且不发布乐器的清晰照片,以保持比赛的严肃性,毕竟就在家门口。来个倒叙吧。今天乐器最终装配完成了,还差最后的一些音色的细微修饰和调整。综合来说,这是一支代表了我目前最高水平的作品,用他来参加比赛,我已经毫无保留。每次比赛最大的挑战在于自己心中目标与实际的比赛检验是否一致。希望这次也能达到这一点就可以了。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