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小提琴

Antonio Stradivari Forma B

2018

北京钱小姐

于2018年1月开始制作

作品特点
  • 选用Forma G 作为模具原型
  • 颜色在上一支“橙月”的基础上,增加通透度
  • 乐器的底色为全新的组合
面板

2012 德国斧劈云杉

背板

2012年捷克X级枫木

油漆

油性松香漆

标签内容

比赛乐器,暂无标签

特殊备注

使用德国Tempel 乌木 象牙配件,Aubert De Luxe琴马

*?请使用高品质耳机收听,作品录音无任何后期加工

日志

2018.1(侧框 音板外形)

作品于2018年一月开始制作。经过一系列的反复准备,我希望这支作品能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侧框的准备可以说清楚熟路,对于这支乐器的材料,这种很棒的捷克枫木,现在已经很难挑选到合适的质量。材料商自从打开了中国市场,就再也不去意大利了。因为在中国能卖掉很大的量。对我来说,完全没兴趣在混乱的,抢破烂一般的北京乐展上买材料。把手上这几套用掉再说吧。

2018.04(琴头归方)

这一项工作我并没有着重介绍过。琴头的“归方”,指的是将琴头的原始材料粘接一块或多块其它木头,以使得琴头的原木材能够成为一个完美的长方体。在大多数情况下,琴头的原木并不是规则的四方体,而是一个梯形立方体。因为木材的截面是圆形,这很好理解。那么如果琴头的原木不是完美的四方形,那么在之后的工作中,是很容易出现少量的误差的,这个误差视人而定,大概在0.5-1mm左右。所以为了尽可能减小之后的误差,必须要提前花费一定的时间粘接缺失的木头,再制作成一个完美的立方体。尽管以我的能力,即便不这样做,误差也不会超过0.2mm但是,我依旧选择多做一步,做到完美。这两块贴上的木头之后是要完全去掉的,所以这里使用的是云杉。看起来一个琴头就有了两种材料。

2018.06(油漆部分)

在制作这支乐器的时候,刚好收到了Ulrich的最新定制作品。这位老朋友的油漆再一次帮我震撼到。点击进入该乐器界面

在上一支橙月上,我尝试了之前几乎不使用的橙色成为主基调,这一支意式浓缩将继续这个色调,但是无论在底色还是油漆本身上面,都做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期间不断的尝试Ulrich交给我的新的抛光手法,最终我决定不使用最新的抛光方法。意式浓缩的底色将是前所未有的,接近饱和的金色,而油漆则是砖红的燃烧感觉的橙色。最终效果如下,我还是很满意的。

2018.3(第二阶段)

在制作这一支乐器的时候,我似乎没有什么时间来拍摄记录作品的制作过程。倒不是说时间非常紧张,而是注意力完全在制作上面,忘了照相。这一支作品可能是2018年最后一支完整的作品。具体原因现在还不便透露。在这支乐器上,我希望能把之前的已经确定的“优势”保持下来,但是我依旧在一些地方准备尝试改变。比如油漆。我总是不断的在尝试新的颜色,底漆,涂刷顺序。因为这里面的乐趣是在是很大。第二阶段基本是弧度,音孔等琴身部位的制作。这一支乐器的弧度与之前的“倒影”近似,但是采用了完全不同的厚度设计。低音梁加入了尺寸的改变,并且在形状上也做出了变化。

2018.04(旋首制作)

颇有感触的一次制作。整个旋首的制作时间大概在10天左右。今天看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这样一句:一个老木匠在别人问他为什么总是做的比别人好的时候,回答,因为我多花了一倍时间。就是这么简单。这一次的旋首制作,理念起源于4年前的北京制琴赛制作的乐器“焦糖玛奇朵”,完善于“翡冷翠”和“布拉格”上,在“倒影”上又有所尝试。最终,我又用了十天时间,把前面这四支乐器的灵感融合到一起。制作完成之后我认为到达了我的预计。再配合最新的油漆,我认为自己对于提琴各个部位的美学理解渐渐的融合到了一起。那么上次既然起源于北京比赛的“焦糖玛奇朵”,那么这一支我就叫他“意式浓缩” Espresso,漫长的准备,优质的咖啡豆,高压,只为一口的享受。

2018.06(乐器完成)

乐器最终完成于2018年六月,我将以该乐器参加意大利Cremona三年赛的小提琴组比赛。最终名次为35名,比上一届的54名提高了一些,达到自己的要求。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