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图特 双大提琴琴弓

全细节对比
于杰前言:琴弓制作是独立于提琴制作的一门平行艺术。对于提琴,很多朋友已经是很难分辨细节。那么一支更“小”的琴弓,它的看点又在什么地方呢?今天就为大家带来一片难得的,带有详细图片的法国制弓大师Fran?ois Xavier Tourte的大提琴琴弓详细对比和看点。文章原作者 图片来源: 制弓师 鉴定师?Peter Oxley,我翻译于2017年12月。

 

非常幸运,我有两支来自于大概1820年同一时期的图特大提琴琴弓。有意思的是,它们在造型上有着很大的技术上的共同之处,但同时具备相当的“随意创作”的随机性。
这两支琴弓全部来自于制弓师的“黄金时期”,并展示了经典的图特风格:八角形的弓杆;生猛的斧头状的弓头造型;银质弓头贴片;具有优雅比例的马尾库与弓杆螺丝。如果再仔细观察细节的话,可以发现两支琴弓的马尾库内部制作工艺,和弓头榫眼的内部加工工艺是十分接近的。

弓杆:

弓杆对于苏木的选材,图特希望能够在强度与弹性二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我认为他对于这个平衡点的寻找是非常准确和敏感的,并且在弓杆的加工过程当中,这也是他最注意的因素。在去掉木头的过程中,仔细感受这个平衡点的变化。在弓杆的弹性上,图特弓是相当一致的,确保琴弓在演奏中能够一致施加准确的压力。他似乎有一个准确的“公式”,来一支保持这个正确的“弹性”,这也是为什么图特能够成为一位伟大的制弓师,并且长期被演奏者所推崇。
两支琴弓弓杆的截面都是不对称八角形,这是图特“黄金时期”(1800-1820)的一直贯穿的特点。相似1800年之前的他的大部分琴弓弓杆是圆形的,而在最后的岁月中,也出现了一些圆形弓杆。

 

弓头:

 

在弓头的造型上可以看到图特的“自由性”制作特色,他的弓头侧面曲线经常是不一样的:1号琴弓(所有的左侧图片为1号琴弓)的弓头背面曲线,随着弓杆与背面的转折处,是比较圆润的;而且1号琴弓比2号琴弓的弓头贴片要短1.5毫米,两支琴弓都有自己独有的“和谐”比例。
弓头“脊背”的侧面曲线上,1号琴弓比2号琴弓更加圆润,虽然这些都是很小的容易被忽视的细节,但是正是这些细节最后体现了整个作品呈现在我们视野里面的直观感受。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24

两支琴弓弓头的“背脊”从上方观看的话,有着几乎一样的线条,它在下方稍稍向左偏移(注意白色反光部分),而在将要接触到银贴片的时候又被马上修正了回来。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图特个人的手工习惯问题,而并不是出于美学上的考虑特意制作的,一个图特制作直线的时候出现的一个习惯性的偏差而已。而这个偏差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他的早期生涯中,这跟“背脊”是很直的,而在晚期,这个偏差又跑到了右边。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10

弓头的榫眼虽然尺寸大小不一样,但是特点却非常接近。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39

榫眼一开始几乎是平行的,但是到了接近头部的位置陡然变宽,并且在最终的切面是倾斜向下的。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32

这是一个图特是琴弓的经典榫眼特色:倾斜向下的平面(大斜面对面的平面也是略有倾斜角度的),这是一个为马尾打结处所预留的空间。这样就不需要把榫眼开的很深了。

马尾库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49

马尾库的“喉咙”部位的曲线差别相当的大,可以马上看出区别(1号琴弓的马尾库下银片是后期添加的,非原作)
就像对于弓头的整体感觉一样,在马尾库的“喉咙”部位造型上一样可以看到图特的“自由性”。1号琴弓有着更为“打开”的曲线,曲线本身更加柔顺,均匀;在银箍的位置的长度明显已经超过了拇指所需的长度。2号琴弓的曲线则复杂了很多。特别是在这一支琴弓上可以明显感受到图特对于Dominique Peccatte的影响。
对于是选择“巴黎眼”还是简单的贝壳装饰,似乎只是完全的审美口味问题。贯穿他的职业生涯,图特在使用三段式弓杆螺丝的时候,会在“巴黎眼”或者“简单贝壳”两种装饰的马尾库中随机选择(除了几个极早期作品的整体式弓杆螺丝的特例。)

傲游截图20171223161556

如果我们对比一下这两支琴弓的马尾库克弓杆螺丝的结构细节的话, 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断定它们出自于同一时期。

 

傲游截图20171223161603

所有的部位都有着极其接近的比例:马尾库的宽度,金属箍的形状与长度,贝壳贴片的长度;背面贴片的宽度‘;定位针的位置。

傲游截图20171223161610

两支琴弓马尾库的内部工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背部的金属贴片一直延伸到榫眼的位置;马尾的轨道非常的浅,而为了能容纳更多的马尾,“轨道两侧的侧壁是向内倾斜的。
在金属箍的支撑木质部分,可以看到清晰的工具痕迹:一支相当粗目的锉刀!

傲游截图20171223161632

在这两支琴弓上它们的支撑木质部位的弧度几乎是完全吻合的。

螺丝

傲游截图20171223161641

 

最后让我们看看这两支琴弓的螺丝部位,可以看出图特的设计几乎是贯穿始终的。(左侧的螺丝杆部分并非原装)。螺丝之前的小装饰环是完全一样的设计:让有棱角的螺丝更加顺滑的过渡到全完圆润的线条。而螺丝上乌木与银的比例是几乎相同的,它们被摆放的既优雅又平衡。
在图特的两支大提琴琴弓上,我们可以看到在造型上的很大的个体差异,特别是在弓头部分。从非常竖直的“琴头”形状线条,到非常勇猛的“短小斧头”造型的线条,都会出现,这二者之间还有一种“天鹅头”造型,介乎于前面二者之间,以及其他今日依旧被采用的造型。所有这些变量,极有可能会在将来出现一些我们没有见过的图特琴弓的弓头造型组合,但是如果你熟悉他的各个方面的喜好的话,那么依旧可以准确的判断出这支琴弓的作者就是图特。
合作伙伴 上海制弓大师马荣弟先生为于杰工作室制作的三支琴弓中的大提琴琴弓,就是“天鹅头”造型

点击打开细节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