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les Nehr

法国制弓师 吉勒.内尔

吉勒.内尔(以下简称吉勒)出生于法国波尔多。对绘画的热情占据了他幼年大部分的空闲时间。16岁时,吉勒被堂兄、制弓大师 让-帕斯卡·尼尔/Jean-Pascal Nehr的制弓艺术所吸引,在马赛成为他的学徒,并于19岁时毕业于米尔库制弓学院。

1997年,由于相信他对纯粹的法国传统的了解,René Morel聘请他为其在纽约54大道工作室的唯一制弓师,为帕尔曼,祖克曼等著名演奏家提供琴弓的维护和保养服务。

收藏并使用吉勒制作琴弓的著名演奏家包括:

帕尔曼/Itzhak Perlman, 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施特恩/ Isaac Stern, 贝尔/Joshua Bell, 美岛丽/Midori, 拉雷多/Jamie Laredo等等

吉勒修复并近距离观察过数量众多,独特且美丽,价值连城的琴弓。1999年,吉勒开始设计极具个人色彩的新概念琴弓。他试图解决传统弓的弱点,同时为演奏者的要求提供具体的答案。Tête-Bêche/ 倒转结构琴弓诞生了。
同年吉勒在曼哈顿开了自己的工作室。除了坚持制作传统风格的琴弓和Tête-Bêche琴弓外,他还是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的官方指定琴弓维护师。
2002年,吉勒回到欧洲,并在里斯本成立了新工作室并参加了唯一的一次在伦敦皇家音乐学院进行的BVMA国际琴弓制作比赛并赢得了最佳工艺奖。

吉勒曾在罗马和柏林生活,2017年搬回法国波尔多。

最新作品展示

法国直发 接受预定

吉勒.内尔/Gills Nehr最新传统工艺琴弓。这是一支全新设计的结合新材料与传统工艺的琴弓。钛合金的使用,主要是为了减轻弓杆以外的部分的重量。从而达到总体重量不变,而拥有更粗壮的弓杆苏木部分,增加琴弓力度的目的。

该琴弓为吉勒.内尔/Gills Nehr 非订单作品,一个月后作为现弓出售,法国直发,接受预定。

传统弓作品展示

贝奇弓 / Tête-Bêche 作品展示

吉勒个人样式琴弓

2021年 最新贝奇弓 金合欢版本

2021年 最新贝奇弓 苏木版本

贝奇弓依旧在不断进化中

设计始于1999 往期版本(已不再制作)

Tête-Bêche 贝奇弓设计特点

钛质

稀有金属钛的使用使得贝奇弓更耐久且对于使用环境影响的敏感度大大降低(温度/湿度),全包裹的弓头具有极强的抗磕碰能力

自换马尾

贝奇弓的独特设计使得演奏者即便在演出场地,无需借助任何工具,也能在几分钟内为自己的贝奇弓更换马尾。大大节省琴弓日常维护的时间和使用成本

无忧通关

贝奇弓不使用任何濒危物种制作其配件,使得有国际出行需要的演奏者在机场等通关场所轻松过检

一体设计

贝奇弓的马尾库完全取消了传统木制马尾库的楔状滑动设计,使整个琴弓融为一体,大大降低了木头变形带来的杂音和转导的不充分,并把弓杆螺丝合成到马尾库底部,使受力变成直线,增加琴弓的敏感度

视频专区

贝奇弓设计特点 必看!

如何更换马尾

日常弓毛维护

柏林爱乐首席的推荐

合作特点

独家代理

吉勒.尼尔 与 于杰提琴工作室将以独家代理的方式在中国地区开展其琴弓的预定,保养等事项

一站服务

我们提供灵活的支付方式,可升级/可选择的国际运输/通关(如需要) 方式。在我们的帮助下您人在家中即可打理一切

价格设定

中国地区定制价格将与制弓师直接定制价格保持一致

预定价格

贝奇弓/Tête-Bêche

弓杆 - 金合欢 / Thorn Acacia

马尾库与配件 - 钛/铜

预定时间:6个月

贝奇弓/Tête-Bêche

弓杆 - 苏木 / Pernambuco

马尾库与配件 - 钛/铜

预定时间:6个月

传统弓/ Traditional

弓杆 - 苏木 / Pernambuco

马尾库与配件 - 乌木 金

预定时间:12个月

目前订单

GN01  贝奇金合欢  受定于WZ   预计交付2022

GN02  传统琴弓  受定于WZ   预计交付2023

GN03  贝奇金合欢  受定于ZZQ   预计交付2022

GN04  贝奇金合欢  受定于TZ   预计交付2022

GN05  传统琴弓  受定于TZ   预计交付2023

GN06  贝奇苏木  受定于GY   预计交付2022

GN07  贝奇苏木  受定于ZHZ   预计交付2022

GN08  接受预定 预计交付 2023

常见问题

FAQ

Gilles Nehr的传统工艺琴弓预定后等待时间约为12-16个月;贝奇琴弓的等待时间约为6个月

 

Gilles Nehr在制作传统琴弓时,希望能保持自己的口味和审美。在该范围内,在一些功能性不变的前提下,定制者可以有一定的选择和偏好。

在确认了自己中意的琴弓款式后,请使用微信扫面于杰个人微信二维码具体了解该制琴师的定制实时细节。添加时请注明“琴弓定制咨询”

如果您选择了预订作品,那么在交付作品总价约1/3之后,我们视为定制正式开始。定金计算在最后的总价之内,但预定后中途退出,定金不退,请谨慎决定

Acacia外观是浅色的,但它比pernambuco密度和弹性更高,非常快速的反应。它的声音总是美丽而温暖的的(pernambuco的情况则比较复杂,要看具体选材)。它有良好投影的聚焦声音也不是危险或保护的物种。Gills经过几十种不同的木材的实验,他个人非常推荐金合欢木材。

自换马尾由Gills单独出售。它们被放在专门设计的马尾保护环内。它的价格是500人民币(保护盒100+马尾400)。请注意在更换后保留这个可重复使用的保护环,由于杰提琴工作室收集后统一发回法国重复使用,并在下一次购买时减去100元。

 

“个性化”的材料选择,颜色搭配都是我们所提供的。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在已有的作品之上,做配色的微调。

贝奇弓经过超20年的不断演变,已经设计已经非常成熟。尽管如此,吉勒依旧在不断改进中。正常的维护,保养,无论是传统弓还是贝奇弓,都不收取任何费用。如果是以外损坏的话,需要按情况支付修缮费用

Bottega degli Amici

挚友工作室

Operated by Luthiers friends

由制琴师好友运作

吉勒的二十年创新之路

文章节选:

备受赞誉的演奏家库尔特·尼卡宁(Kurt Nikkanen)是纽约市芭蕾舞团的首席小提琴手,最近他买下了吉勒的一件新作品。尼克卡宁说:“这是一种21世纪的精密工具,

  • 它完全可以匹敌我演奏过的最好的古典琴弓。”自换马尾的设计的完全说服了我。如果你能够自己轻松完成这项工作,你的演奏生活又可以减去一些不必要的压力。
  • 贝奇弓的稳定性本身就是一大优势。Nikkanen说:“我真的很需要它,因为我在很多不同的城市有很多表演。”其中包括新加坡,那里的温度将近40度而湿度是90%。Nikkanen说:“弓头在任何天气条件下都能保持稳定。”
  • “我认为它听起来和苏木一样好”,“我演奏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它打动了”

 

吉勒的二十年创新之路

贝奇弓 / Tête-Bêche

摘自《弦》杂志2020年3 / 4月刊 作者:Patrick Sullivan

By Patrick Sullivan | From the March/April 2020 issue of Strings Magazine

看到心爱的琴弓受伤是另人不悦的事情,但对像吉勒·尼尔这样的弓匠来说,这是一个极为痛苦的景象。即便是一个细心的音乐家也无法避免意外出现——只要这根脆弱的“小木棒”一滑,就会对脆弱的弓头部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或者需要进行修复。而这可能会导致琴弓失去90%的价值。

20年前,避免此类灾难的愿望,驱使吉勒重新审视自己的传统制弓工艺。对古旧弓进行护理和修复,让这位年轻的弓匠对传统设计的脆弱和不稳定性感到沮丧。

当时,吉勒已经是一名熟练的制弓师,并继承了这个行业拥有数百年的传统和制作工具。他出生在法国,16岁时开始在马赛和米尔库接受训练。后来他去了René Morel的纽约工作室,为伊扎克·帕尔曼(Itzhak Perlman)和艾萨克·斯特恩(Isaac Stern)等人工作。

吉勒·尼尔

在同为弓匠的Isaac Salchow的鼓励下,吉勒暂时把传统放在一边,开始创新并尝试制作更耐用的琴弓。“那时候我还很年轻,” 吉勒回忆到“在那个年龄,你认为自己可以塑造自己未来的世界。”

1999年,吉勒制作了他的第一个Tête-Bêche(法语中“头尾颠倒”的意思)——一个有着垂直弓头设计的琴弓。简单地说,吉勒把弓头部位颠倒了过来,把弓头部位做成一个盾牌,从上到下保护整个弓头,防止它分叉和断裂。它的非正统外观非常显眼,并在演奏者中开始流行。

然而,吉勒尼尔并不满意。

在此后的20年里,他的设计经历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变革。尼尔用轻巧而坚固的金属取代了象牙尖。他苏木弓杆简化到只留下一根没有榫眼的棍子。创造了一个巧妙的体系,让演奏者可以自己进行马尾更换的工作。

欧美音乐家们定制了可观的Tête-Bêche琴弓。备受赞誉的演奏家库尔特·尼卡宁(Kurt Nikkanen)是纽约市芭蕾舞团的首席小提琴手,最近他买下了吉勒的一件新作品。尼卡宁:“这是一种21世纪的精密工具,它完全可以匹敌我演奏过的最好的古典琴弓。”自换马尾的设计的完全说服了我。如果你能够自己轻松完成这项工作,你的演奏生活又可以减去一些不必要的压力。

但这一切都不容易。吉勒说,Tête-Bêche的演变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他笑着回忆道:“一开始,每一支新设计的颠倒弓都非常非常不同,每一支实验型的颠倒弓都是我的荣耀。”我取得了很多的成功,但他们耗费了我海量的精力。”

每一把正在制作的原型弓都在帮助吉勒改进下一把弓。虽然Tête-Bêche/贝奇弓的起源出自于对实用安全的考量,但吉勒的创新也教会了他其他东西:他的改变改善了弓可以发出的声音。正如他解释的那样,“如果我把活动部件做得尽可能的小,它们就越容易与弓杆合为一体,发出的声音就越好。

如今,吉勒的设计已经确定下来。“这个弓型已经非常成熟,”他说。“我一直在努力改善细节。时至今日,这些细节的变化已经如此精确和微小以至于看起来最近的几个版本之间变化不大。”

弓杆材料是尼尔不断创新的领域之一,他对最近的一个变化尤其感兴趣。“就像每个弓匠一样,我一直在寻找苏木- Pernambuco的替代品,”他说。这种奇异的硬木来自一种只在巴西发现的濒危树种,几百年来一直是制作精美小提琴弓的首选材料。但它的砍伐正变得越来越有争议,越来越难找到。

然而,吉勒说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替代品:来自非洲南部的金合欢。“这真是难以置信,”他说。“它是一种很有弹性的结实木材。”他说,这种木材的声音很美。吉勒说:“苏木有很多替代方案,这是一个问题。但是金合欢木结构结实并且带来温暖的音色。”

 

尼卡宁同意吉勒的观点。“我认为它听起来和苏木一样好,”这位纽约小提琴家说。“我太高兴了。”唯一的问题是什么呢?吉勒笑着说:“它看起来过于朴素。”“它不像苏木那样美丽。”最近,吉勒开始使用一种新工艺,极大地改善了金合欢的颜色和木材的外观。“有些人甚至错误地认为这就是苏木,”他说。

我现在的弓百分之百是由非濒危物种材料制成的。”

对于经常旅行的音乐家来说,这种没有使用濒危物种制作的琴弓在机场等边境口岸提供了巨大的好处。而对含有濒危物种材料的乐器或琴弓的审查越来越严格,也越来越复杂。

吉勒说:“我现在的弓完全是由非濒危物种的材料制成的。”

他还采用了一种新的弓头金属材料:钛。吉勒回忆道:“这是我最早想到的头部金属材料。”不幸的是,硬度极高使得无法手工制作。”

即使在一些公司开始提供铸造小金属件的服务后,他们也拒绝为我定制钛制的头部,因为它有太多的细节。“钛涉及一项非常复杂的技术,而且这项技术还是新兴技术,”吉勒说。“这让我非常沮丧。”

然而,多年来,钛铸造变得更加精确和高效。吉勒说:“我的设计最终被接受了,包括弓头和马尾库。”吉勒使用钛已经有一年多了,其结果让传统的音乐家们印象深刻。

例如,尼卡宁最初购买的是贝奇弓的老版本,没有钛弓头。贝奇弓的稳定性本身就是一大优势。尼卡宁说:“我真的很需要它,因为我在很多不同的城市有很多表演。”其中包括新加坡,那里的温度将近40度而湿度是90%。尼卡宁说:“弓头在任何天气条件下都能保持稳定。”

但后来一位同事带了一个钛制的新版贝奇弓来上班。

尼卡宁说道:“我认为它演奏性能甚至比我的更好。钛制的头部让它的反应更灵敏音色更集中。我很想让她和我交换一下。最后他让吉勒改装了他的弓。尼卡宁仍然对自己是贝奇弓的皈依者感到惊讶。他说:“我对小提琴或弓的设计创新从来就不是很开放。”这可以从他演奏的乐器上看出来,这是一件由Gasparo da Salò在1600年制作的意大利古董乐器。

然而Tête-Bêche 贝奇弓却是现代产物,而我却对他一见钟情。 “我演奏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它打动了” 尼卡宁说: “对我来讲,这说明了一切。”

文章注解:

  • Jean-Pascal Nehr:法国当代著名制弓大师。NillsNehr的表兄。法国米尔库制弓学派代表者之一。1989年:Mittenwald制弓比赛金奖,1992年:曼彻斯特制弓比赛金奖。
  • René A. Morel Rare Violins:由制琴师René A. Morel(1932-2011) 建立于纽约。从1955年到1964年,他在纽约的Wurlitzer与Simone Sacconi一起工作。他的客户包括:帕尔曼(Perlman)、祖克曼(Zukerman)和友友马(Ma)等名字,负责维护的乐器包括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瓜纳里(Guarneri)和阿玛蒂(Amati)等著名意大利古琴。

贝奇弓 / Tête-Bêche 演变史

以下的图片是从1999年贝奇弓开始设计后的不同阶段版本。它们见证了吉勒的和贝奇弓的神奇历程。所有琴弓都已经是收藏品,不再接受定制

Operated by Luthiers friends

由制琴师好友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