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

Guarneri “del Gesu” 1732 小提琴详解

于杰前言
耶稣.瓜奈利的作品是现在所极致推崇的乐器,某些作品的价格 甚至高于Stradivari。但是提琴界一直会说到,有“八支神秘 的瓜奈利小提琴”,因为这八支乐器虽然有过记载,但是从未 见过天日。不久前,这其中的一支终于被发现,并再一次呈现在世人眼前。就是这一支1732年的Blanco。作者详尽描述了 乐器的寻找历史,并揭露了一些瓜奈利小提琴上所独有的特点。原文刊载于乐器杂志<Strad>2017年11月刊。我仅做中文翻译,原作者 Frederic Chaudiere。文章纯属分享,任何人挪作他用,请自行承担责任。
这支1732年小提琴“Armingaud Fernandez Blanco”是耶稣.瓜奈利的杰出晚期代表作。Frederic Chaudiere 全面的检查了这支乐器,并把它戏剧般的一生层层剥开。

傲游截图20171115202911

Armingaud Fernandez Blanco
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有一座博物馆,那里收集世界一流水准的古典弦乐器。多年以来这一收藏并不为弦乐界所知,而这些藏品中的“明珠”,便是这一支耶稣.瓜奈利。它几乎完全保持着自己的原始面貌,就这样它被人遗忘在一个储藏间的角落里。时过境迁,现在它在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艺术博物馆里,而且它经常被借出进行正常的音乐会独奏演出。这支乐器能有今天的状态,要感谢一位小提琴家兼作家Pablo Saravi,正是他在几年之前揭秘了这支乐器的身世。
对于这位Saravi,故事起源于他被指认为布宜诺斯艾利斯歌剧院小提琴首席的时候。他在乐团的休息室里面发现了几个落满灰尘的玻璃小提琴琴盒。这些都是剧院博物馆很多年前捐赠给乐队的。因为Saravi之前就听说过这项传说中的收藏弦乐器,所谓“Fernandez Blanco 藏品”,Saravi开始更仔细的观察这些乐器,其中包括一支Guadagnigni 瓜达尼尼小提琴,一支超赞的Storioni斯托利奥尼中提琴和十几支他无法鉴别的意大利古乐器。这些发现使得他开始更深的了解这些乐器,不就他就发现,一位工程师,企业家Isaac Fernandez Blanco曾经信中提到过他有一支1732年的耶稣瓜奈利乐器。这封信是写给Hill1931年出版的书“瓜奈利制琴家族”的一封建议书。他那里他提到他有一支很经典的1730-35年代的耶稣瓜奈利。很不幸无论在Hill的书中还是在Blanco的信中都没有出现这支乐器的图片。
傲游截图20171115202859
Saravi找遍了剧院的所有房间,他意识到,这支珍贵的耶稣瓜奈利乐器根本就不在出借给乐团的那50支乐器之内。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这支乐器在Fernandez Blanco1928年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无论是书上,拍卖会上。它也是Duane Rosengard所提到的,八支“消失”了的耶稣瓜奈利作品中的一支。
Saravi还调查出,Fernandez Blanco的各种艺术藏品多达14000件,在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他把自己的一个大宅子变成了永久的博物馆,在1922年,他慷慨的把住宅加所有其中的艺术品一起捐给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府。在他去世后后不久,同年的1928年,政府决定把他的艺术品换到一个更宽敞的建筑中展示。因为新的建筑更适合展出他极其多样的艺术收藏。比如珠宝类收藏需要直射的光线,油画类藏品需要反射的光线,足够多的房间等等。总之,最后政府决定将其中的弦乐器收藏部分,出借给剧院使用。尽管其中的一些会被演奏,但是其中的另一些从此保管不当,遭到了严重的毁损,缺乏修护。
傲游截图20171115202923
在2007年Saravi对于这支乐器的寻找让他找到了当时博物馆的馆长,Jorge Luis Cometti.马上,馆长就根据他的话语找到了一支带有耶稣瓜奈利标签的小提琴。于是Savari邀请了Palacio Noel一起去看这支在一个衣橱里面被发现的小提琴。Saravi一起还要请了Kerry Keane,佳士得拍卖行的乐器专家,他碰巧在阿根廷旅行。当他们打开了琴盒的时候,一支极其优美的乐器出现在他们眼前,Saravi顿时惊讶的无法开口说话,直到过了很久,才鼓足了勇气,拨响了乐器的A弦。
几个月之后,博物馆收回了所有出借给乐团的乐器,并把它们全部交给了一位阿根廷出生的制琴师Horacio Pineiro来进行全面的修复。这位制琴师曾经在Jacques Francais的工作室工作多年。Palacio Noel的晚餐大厅是一个圆形的大空间,被从新安排成这些乐器的展室,这支耶稣瓜奈利的1732年小提琴就被骄傲的展示在这里,它旁边还是一支图特的玳瑁金弓,曾经是Ysaye使用的。从那时开始,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音乐家门就开始享有这项特权:当博物馆举行音乐会的时候,Savari和他的朋友们就可以是使用这些由Fernandez Blanco一百年前收藏的乐器了。
傲游截图20171115202941
这支制作于1732的瓜奈利小提琴,出生于Cremona的心脏地带,他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以至于我们可以从它上面学到很多关于制作者的信息。没有人知道这支小提琴是专门为人定制的,还是制作完毕之后才出售的;也没人知道在乐器制作完成之后的第一个百年之内到底转手了多少次。但是我们知道,在19世纪中期这支乐器来到了巴黎,极有可能是当时的琴商Luigi Tarisio转手卖给了Jean Baptiste Vuillaume,之后转手给了比利时小提琴家Francois Jean-Baptiste Seghers.zai 1870年他又转手给了另一位小提琴家,作家,作曲家-Jules Armingaud,他保留这支乐器直到他死去,在1900年的巴黎拍卖会上,Fernandez Blando买入了这支乐器。
tavola
面板的两片木材并不是同一块木头,是完美的径切材料。细密的年轮制作的小提琴面板在中心的部位有一条平行于中心粘合线的涂色的标线,这种做法在那个时期我们可以在很多的Cremona制琴师的作品上找到。而一直使用同一棵树上的云上,则是拿坡里和威尼斯的特点,一些非意大利制琴师比如Jose Contreras也有这个特点。这提示了我们,在那个年代,制琴木材的供应商是十分有限的。
最有意思的是,与这支乐器完全相同的,Carlo Bergonzi的一样是制作于1732年的小提琴“Heath,Cramer”也使用了同一棵树上的面板材料。同样的,背板和琴头的枫木也看起来来自于同一个地区。如果我们再看这两支乐器的油漆,油漆的肌理,颜色,以及老化之后面貌,都极其相似,以至于一个简单想法就是,他们的油漆也是同样的油漆。
强壮的弧度以及健康的面板厚度,特别是在F孔周边的位置。这使得乐器的弧度保持的非常好。完全没有任何的音板开裂(只有音孔的小翅有少许分离),弧度完全没有走形,乐器的琴边部分完全没有加厚过,琴角也全部是原装的。完全只是时间久远磨损后的形状和光泽。音孔,切削的极其“肯定”,音孔形状的设计很接近他的邻居,Stradivari的设计,而且几乎与耶稣瓜奈利自己两年以后的作品“Haddock”完全一样。
傲游截图20171115203009
这支小提琴上带有一个有标志性的红色标记,在系弦板右侧的位置,这是因为长期的由下巴接触乐器面板演奏而造成的,这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古代意大利乐器的特色,而且是很难被伪造的。乐器的面板被一种油质材料很好的密封过,木孔和木材的表面都保存的很干净。乐器的镶线完成的相当的精致,边角修整的圆润而帅气。
傲游截图20171115202839
乐器的上下圆的侧板都是由一条单独的深花纹的枫木制作完成,但是它们的花纹缺是布置成了相反的方向。可以看到少量的锯子的痕迹,并且在下圆的中心位置有一条用来标注中心线的刀刻的痕迹。四个侧板的粘接点基本保持一致并且长度略短,衬条被深深的嵌入到云杉制作的角木里。就像整支乐器一样,整个的内部制作工作完成的相当的快速果敢,并且有麻布被粘在内部,看起来是制作者本人粘上去的。在高音侧的中腰侧板有一条制作烘烤时留下的裂缝。
傲游截图20171115204623
乐器的背板是一块完美切割的径切独板材料,花纹较浅的来自于巴尔干半岛的枫木。它的年轮很细密,而且木射线成淡淡的粉红色,而浅浅的花纹柔和的覆盖在上面。不常见的长长的琴角被成比例的布置好,非常优美的与琴边连贯在一起。而背板的音板弧度让我们看到他是顺着中缝的方向来上下方向使用刮片来完成的。两个定位钉都布置在紧挨着镶线的内侧,上下圆的镶线拼接处几乎就在乐器的中心线上,而它们的拼接的切削点是几乎垂直切削的。在背板的中心腹部可以看到一个“腹针孔”和原始的标签,上面有耶稣瓜奈利自己帅气的手写字。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我可以在乐器的面板左侧琴角处看到了开的过宽的镶线槽。
傲游截图20171115202959
乐器的琴头是我最喜欢的部位。它平衡,规整展开,并且相当对称,干净切削的螺旋线配以加强视觉效果的窄小的翻边,而且它从来都不会被涂黑。琴头的选材是非常细密花纹的准确径切的几乎无花纹的枫木。可以在最上面的翻边上看到锉刀的痕迹并且有着无数的细密的小铲刀的痕迹。因为乐器的保存状态非常棒,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弦轴箱的内侧上部是没有油漆的,也许是因为用来刷漆的刷子太宽,而无法涂刷到这个部位的原因。在螺旋线比较窄的部位,不太容易抛光的位置,油漆进入木材的程度更深。
这支1732年的“Armingaud,Fernandez Blanco”耶稣瓜奈利小提琴被最棒的油漆所覆盖。柔软,轻薄,通透,并富有光泽,漆层在与演奏者有接触的地方会有略微的融化,并且没有晚期耶稣乐器油漆上面的划痕。就像一层皮肤一样,它完美的保护了乐器。当有日光照射的时候,它散发出极度迷人的光芒,在一个金色的底层之上。
乐器的整体视觉效果加上它的颜色,以及高水准的制作精度,毫无疑问的让它立足于Cremona的大师级作品之一。对于那些熟悉经典乐器的专家来说,那精致的镶线蜂针的制作,旋首曲线的细微变化,即便是琴内部的味道都是使人着迷的。但是真正迷人的部分不但是它的外表,更是它的声音,即便是门外汉也会为之所倾倒。我很有信心即便这支乐器被安排在任何名琴的旁边(除了上面提到的俱乐部拥有的另外一支)都不会显得逊色。而且就像所有的大师名作一样,这支1732年的“Armingaud,Fernandez Blanco”耶稣瓜奈利小提琴,你看的越仔细,离它的距离越近,也就会被更深的所吸引。

 

傲游截图20171115202931.jpgtavola

制琴,我们是专业的
PHILOSOPHY

www.yujieviolin.com

?联系方式:

傲游截图20171015190246.jpg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