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崔莽的结识,起源于一次无意的事件。转眼已经是一年多以前,2017年的夏天。当时的我在为一件事情发愁,就是提琴木材的破切再加工问题。小提琴的材料购买之后,一般还需要再次从中间按照制琴师的需要再次破切。这项工作需要一个大型的电动带锯。一般时间宽裕的时候,我会去中央音乐学院找原来的老师们帮我这个忙。但是到了暑假或者寒假,木材的破切问题就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于是就在网上开始搜索配备了这种专业带锯的,离我不远的木工坊。最终我找到了一家叫做 “大小木作”的工坊。这之后结识了工坊的领头人 孙岩 先生,以及其他各位师傅。这其中之后比较有交集的就是 摄影师 崔莽。
在出国去澳洲的前几天,小崔特意给我冲洗了一张一起完成的照片,作为纪念

NBTA0771_副本_副本

 

小崔年纪不大,我这人对于打交道的朋友的年纪没有什么设定。只要聊得来,年龄大小,并无所谓。崔莽的摄影工作室就在大小木作工坊里面,在我的三次工艺公开课中,他都帮我记录了宝贵的照片。我自己对于摄影也是比较喜欢的。因为这些图像,其实都是我们曾经付出的努力,曾经拥有的梦想。而一位懂你心思的摄影师,能帮你最好的记载下曾经的,你的梦想。

 

DDMJ4534

 

在三次公开课结束之后,我和小崔有了一个小小的计划,那就是去我的工作室里面,用胶片相机记录一些我的工作室点滴。这对于我,或者他,似乎都有很重要的意义。
对我来说,对于一些杂志,媒体的拍摄,我已经开始反感。描眉画眼,搔首弄姿,可谓是极尽风骚之能事。但我不是什么娱乐艺人,我是个手艺人。并没有人拍摄过真实的工作室状态。因为工作室里面的拍摄,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这,可能就是小崔要面对的挑战了。
对他来说,工作室环境拥挤,光线变化极快,并且几乎摆不下任何其他人工光源。每一个工作在真实的进行的情况下,是不能重复的,所以他要在这样一个魔方一样的屋子里面瞬间找到真正的“制琴师”的感觉。

IMG_0635_副本

 

我的工作室,和他家大概跨了大半个北京城,十几个环吧。小崔的设备也绝不轻巧。拍摄分为两次:
第一次主要是了解工作室的具体拍摄条件,用数码相机试摄。
第二次在知道了光线条件后,小崔购买了相对应的感光度的胶片后,使用胶片机拍摄。
从头至尾,所有的胶片,冲洗,以及任何的支出,都是小崔自己支付的,我分文未付。因为小崔说这是他自己想玩儿的事儿,不需要我付款,要是一定要付的话,那就给个几个亿好了。当然,我选择了免费。

 

 

第一次拍摄。使用设备是一架佳能1DX,这机器在小崔手里就像一个拍立得的大小…., 即便是试摄,依旧留下了一些美妙的瞬间。下面是一些拍摄的图像,这并非全部图像。

RVAQ1993

AMDX6543DTOB7122IMG_7646

JRYR4729

 

第二次拍摄使用的是一架尼康的老胶片机,我并不了解型号,一个50 1.2手动镜头好像,胶片有三种。
再冲洗的时候小崔遇到了些麻烦,因为国内现在好的冲洗师并不多,所以他可谓寻遍了大江南北,最终图像扫描后如下:

黑白部分

WJXL0650 JCIX2464NEUF4874UCJU6549WJXL0650

彩色部分

 

BOQL2885_副本

FYHI4136RZVN1571WGIH6118

 

不知我们是否达到了自己原来想要的要求,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成为了朋友。
如果你信得过我,一样可以信得过我的朋友。

摄影师 崔莽

 

崔莽个人微信

 

WeChat Image_20190216172421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