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成就 - A MASSIVE ACHIEVEMENT

Romanov的这一支Nicolo Amati中提琴制作于1677年,是这位制琴巨匠的晚期作品。Alberto Giordano和Rudolf Hopfner 调查了这支名琴的动荡的历史以及与家族其他乐器的一脉相承

2018年,在都灵附近的Venaria Reale皇宫举行了一场展览。展出了古典名师制作珍贵的乐器,由Giovanni Accornero策划展出。这些珍宝包括吉他、曼陀林和弓弦乐器,这些乐器曾经由Pugnani,帕格尼尼和塞戈维亚等大师演奏过。共约30支乐器,这其中也包含了Cremona黄金年代中的制琴大师。这支属于Romanov 的Nicolo Amati的中提琴,伫立在一个巨大的展柜之中,展示着它独有的不凡魅力。1677年在克莱蒙那,制琴家当时已经享年81岁。

在统治了欧洲弦乐乐坛一个世纪之后,大号中男中音提琴(large-size tenor viola)慢慢地过时了。取而代之的是较小的女低音中提琴(contralto viola),其中第一个设计它的制琴师师可能是 Girolamo Amati 阿玛蒂(1561-1630)。这支“罗曼诺夫”的设计有着独特的魅力,来自这个伟大制琴家族的血统: 整体造型让人联想到男高音中提琴,是由尼科洛(Nicolo)的祖父安德里亚(Andrea)在大约一个世纪前设计的,旋首的雕刻和音孔的设计都暗示这支乐器的古老制作手法。

1677年老态龙钟的Nicolo仍然掌控着家族的工作室,虽然有一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他的儿子,Girolamo II(1649-1740)。他在克雷莫纳度过了一生,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经济上也曾经成功过。他结婚较晚,而Girolamo,一个有天赋的制琴师,继承了家族事业。1684年Nicolo 去世后,Girolamo的生活迅速崩溃:他于1697年迫于债务压力离开了克雷莫纳。推测Girolamo对于家族制作室的贡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考虑到他的制琴技艺似乎更出于自发和本能,也许不那么精致,有时甚至很粗糙。Girolamo 可能更关心的是声学问题,而不是乐器的制作。他弧度一般比他的父亲更大胆,根据John Dilworth 推论他可能一直在试图超越Jacob Stainer 的乐器的声音

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左)与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和萨琳娜·齐妮亚·亚历山大罗夫娜

多年来,这支阿玛蒂的“罗曼诺夫”是马克斯·阿罗诺夫Max Aronoff(1906-81)的主要演奏乐器,他是著名的柯蒂斯四重奏的中提琴手。1935年,柯蒂斯音乐学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的创始人、赞助人玛丽·路易斯·柯蒂斯·博克(Mary Louise Curtis Bok)获得了这把小提琴,此外还有四重奏的其他乐器,两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和一把蒙塔尼亚娜大提琴。1939年4月13日的《刘易斯顿晚报》用戏剧化的方式描述了这把中提琴:“这把中提琴是世界上仅有的两支Amati中提琴之一”,它两次被从“充满暴力和流血的国家”中带走。菲利普•卡斯(Philip Kass)和乔瓦尼•阿卡纳罗(Giovanni Accornero)最近的研究,让这个有趣的故事变得清晰起来。

 

两个世纪以来,这支中提琴一直是威尼斯贵族莱奥尼Leoni家族的财产。很可能是莱奥尼首先从尼科洛那里定制的。它后来传到了Pietro Carlo Leoni (d.1874),一个有文化,爱国,反对奥地利占领他的家乡的人手中:19世纪中期的威尼斯是一个混乱的时期,不仅在奥地利统治的枷锁下,而且还受到霍乱的困扰。皮埃特罗·卡洛(Pietro Carlo)与哈布斯堡警方发生了纠纷,担心自己的财产会被没收,于是把中提琴交给了朋友大提琴家弗朗西斯科·钱迪(Francesco Ciandi),后者把中提琴带到了圣彼得堡,当时他正在一个歌剧管弦乐队表演。列奥尼死后,Ciandi把中提琴卖给了罗曼诺夫沙皇王子,中提琴由此成为沙皇帝国收藏的一部分。从意大利到俄罗斯,再到美国:就在俄罗斯革命刚刚结束的时候,沙皇尼古拉二世的侄子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罗曼诺夫王子(左)把中提琴带到了纽约,并在20世纪20年代末卖给了交易商埃米尔·赫尔曼。他又把它卖给柯蒂斯·博克,直到1944年,它一直在研究所的手中。它现在被收藏在私人收藏中。

面板和背板的弧度高度都很低

这支’罗曼诺夫’的面板是由两块优质云杉制成的。年轮在中缝的附近非常窄,在琴边附近较宽。背板是由一种叫做oppio的意大利枫木制成。这种木材很普通,有几个结疤:尼科洛可能选择了质量较低的木材,因为这种中提琴可能会以较低的价格出售。有趣的是,背面的中心厚度是6毫米厚。这可能是最初的原始设计,在后世修改这只琴的尺寸的时候,修改很少。遵循中提琴制作的传统,‘’罗曼诺夫‘’的弧度很低,有点平。因为它最初的身长约为47厘米,所以演奏者不需要额外的压弓子就可以演奏它。此外,这种中音中提琴通常只在第一把位演奏,为了方便运弓,音板弧度的高度被保持得很低。尽管尺寸经过后期调整,我们仍然可以享受到优美的阿玛蒂雕刻曲线:相当平坦的线条弧度,不同于通常的尼科洛常用的弧度,在镶线附件没有明显的凹陷,而是将他们直接近乎于直线的直接结束与琴边。在背板上,吉罗拉莫所做的雕刻工作留下的加工痕迹清晰可见:可以看到一些平坦的线条显示出与中心弧度并不统一,在上琴身区域看起来有点凹凸不平。必须指出的是,除了在旋首上,没有任何可见的工具标记或工作的迹象,这与尼科罗认为阿玛蒂的工具应该看起来完美无瑕的观点是一致的。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