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
Antonio Casini Cello&Piccolo Cello

4.jpg

一个神秘的制琴师,生活与意大利 Modena的Antonio Casini 制造了相对较少的乐器,但是这些幸存下来的乐器显示了一只特性分别的风格。 Christophe Landon 把两只大提琴放在一起对比,并比较它们的细节特征。

尽管它并不是一个高产的制琴师,但是Antonio?Casini(1630-90)依旧是意大利17世纪伟大的制琴师之一。几只少有的现存的Casini的作品我们可确定是由他制作的作品上都透露出鲜明的气质和明显的可分辨的特征,使我们可以把他与其他的Maker区别开来,近年来很多专家发现一些乐器其实是出自这位Casini之手的。一个最近的突出的发现就是一只由瑞士大提琴家?Chistian?Poltera演奏拥有的大提琴,这是他的主要演奏乐器。尽管Poltera有一些古老的1900年之前的文件上注明,声称这是一只Guarneri?Del?Gesu的大提琴,但是Charles?Beare发现这其实是一只Casini。而另一只小大提琴则是很多年都无法确定作者的,是由英国演奏家?Mmaryllis?Fleming拥有的。

光影魔术手拼图.jpg

意大利北部城镇Modena位于Cremona和Bologna之间,可以这样说就是Casini的乐器受到了来自Cremona?的?Amati家族的影响。尽管他的浓重的红棕色油漆让我们一样联想到当时的Bologna制琴师的喜好。我们很难查证Casini的学习,生活和成就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尽管我们知道他曾经是Modena公爵法庭的官方制琴师,当Francesco?Il?d’Este是统治者的时候,他自己本身是一位艺术资助者,也是一位小提琴演奏者。(Francesco的长姐?Mary,成为了英格兰的皇后,借由她与?James?II?的婚姻)作为当时最有名望的制琴师,Casini被委托制作当时朝廷乐师和其他演奏者的乐器,这是除了Cremona?brescia?或者(可能)Bologna以外制琴师的唯一选择。

我们很容易忘记,在1660年左右或者大数额资助的乐器制作师,只有很少的是制作小提琴家族乐器的。例如在威尼斯,制琴师们依旧在制作viola?da?gamba和其他的拨弦乐器。我们要等到?Giovaani?Pietro?Caspan?在1657年开始工作,之后又有Martino?Kaiser?在1680年,才能见到威尼斯有小提琴家族的乐器开始在这个城市里开始制作。如我们近来所知的,Casini是Modena当时唯一的制琴师。

本文中选用的两只大提琴代表了Casini两种不同的大提琴,他同时代的?和?17世纪后阶段的。首先,他们制作的是宽大的?琴身长度750-800mm,?有效弦长425mm的大提琴。之后,他们制作较小的琴身长度690mm,有效弦长370-390mm的大提琴(原始琴颈数据,当然他们之中很多之后嫁接过新的琴颈)?这两种大提琴在当时都是必须的,用来演奏欧洲当时的音乐直到18世纪。小大提琴经常被设计成四弦,更多的是五弦的。一些Bach的奏鸣曲和他的大提琴第六套曲实际上本来是写给五弦小大提琴的。

我们知道的对于两种体型的大提琴都有制作的制琴师有:Gionvanni?Grancino,Matteo?Gofriller,?和?Amati,Testore,Guarneri家族。我认为可能小型的大提琴更多的是被用来当做一种独奏乐器,而大体型的则是低音伴奏乐器。

在19世纪许多的制琴师和交易商(大多是巴黎的,例如Vuillaume?和?Chanot)更喜欢大提琴接近于Stradivari的B模具(750mm琴身长度。400mm有效弦长),因为这个原因,百分之九十的大型大提琴被在上圆的位置截短(为了同时降低琴身和有效弦长)。同样的原因,很多小型大提琴被加大了。

左侧的是Casini1668年大提琴,上圆被截短了20mm。?右侧是1680年piccolo?cello曾经由Amaryllis?Fleming演奏。1750年曾经被加大过。

这两只展示的乐器,1680年的五弦Piccolo?cello?是没有修改过的,大一些的那一只,有一个1668年的时间标签,被精致的切割掉了大概20mm在上圆部分,所以它的原始的琴身长度大概在773mm或者更大。

5.jpg

描述?和?对比

尽管两个旋首并不完全相同,但是他们都展示了Casini?强壮的,果断的风格。两只乐器他都选择了素雅的枫木,很不幸的是piccolo?cello的弦轴箱被加强过,外曲线也被修改过。这可能是发生在大概1750年,同时加入了笔涂的装饰和第二条用于装饰的镶线?和?镶嵌物也被加入到面板和背板上。

对比两个旋首的线条还是非常有启发性的。就像图片所清晰展示的一样,两个小珠的中间都有圆点,并留有精准的圆规的周长的痕迹。这都证明了Casini在雕刻琴头之前是用圆规直接把设计画到木头之上的,之后用传统的圆规的方式,从眼珠展开绘画琴头的整个曲线。他的前辈和同辈们已经开始大量使用琴头样板来画线了,这之中也有是使用圆规绘制的。有意思的是,piccolo的眼珠相比较整体比例的话,显得更大,最终效果也是如此。两个旋首都有着很大的“下巴”,两个旋首的正面也有着非常独特的比例,有可能是因为眼珠的位置放置的很高的原因,而且留下了强有力的铲刀的痕迹。还有很多较浅的手刀的,铲刀的和锉的痕迹,尤其是在朝向弦轴箱的地方。

大些的1668年大提琴看起来非常对称。中腰C的形状看起来面板背板是基本平行的,这表明了它使用的是内模具。

而相反的,piccolo的面板的C是很平直的,而背板则是很圆润的,这说明很有可能Casini在制作这只Piccolo的时候没有使用模具。而是先做了背板,才做匹配的侧板,然后粘接上了衬条,这有更加的改变了中腰C的形状。最终他才根据当时的已经圆边的,粘接好的侧框外线条来绘制面板的轮廓。

这可能就能解释了外形的不同。

6.jpg

我怀疑这应该稳定性和声学的考量产生了这种不同;也有可能是大型模具的材料本身有限。也可能是因为Casini一生只制作了极少的piccolo?cello,根据流行趋势的不同会在两种型号的大提琴之间取舍转换,所以他可能比没有制作所有的成套的模具和样板。

背板,侧框,琴头都是使用两块的拼板材料尽量少花纹的朴实枫木。面板则是不太一样的。在Piccolo上,他使用了5块并不吻合的本地云杉,他把细花纹的放置在外侧来使得琴角更稳定,而震动更好的宽年轮放置在中间的位置。稍大的cello他则使用了3块质量稍好的均匀宽度年轮的云杉。

面板的中间地带大概有90mm宽,而且它们有可能是被高温加热弯曲的,就像侧板常用的手法一样。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技术,避免了两端的木材过于脆弱,而且使得弧度非常的稳定持久(尽管它会导致一种很平的弧度出现。)五块材料拼接的面板也正是因为这种方法才能坚固,而且在之后的切削过程中将会减少对于木材的浪费和需求。Casini可能是使用10mm厚的木片来制作25mm高的弧度。这是一种在制作Viola?da?gamba是常用的技术,而且在David?Tecchler?和?bologna制作师?Giovanni?Tononi的大提琴上也出现过。一些法国制琴师,比如Charlse?Collin?Mezin(1841-1923),?甚至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面依旧使用这种方法。

两只乐器的镶线更加朴实简单。中间的一条是白杨,外面的灰黑色的线条是使用的染色后的果木。他们的位置比较靠近边缘,并且在琴角部位形成了“蜂针”。

油漆,特别是在大一些的那一只上,有着令人吃惊的质量。一种红棕色的颜色罩在琥珀色的底色上,在面板上有细微的发白的龟裂纹,微微哑光,是另外一层油漆。这是意大利最高级别的油漆,与Cremona,Brescia?和?Bologna?(以及之后的Venizia)同样的高质量。

另一个Casini的标志就是他喜欢像一个画家一家在乐器中用手写留下他的标签。

1668年大提琴琴头绘制过程:

NeoImage_副本.jpg

文章原作者:Cristophe Landon

于杰 翻译整理于 2016年3月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