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las Lupot?
革命万岁

?

1.jpg

出生在一个问题重重的历史阶段,Nicolas Lupot 是第一位懂得欣赏推崇Stradivari 激进的思路的法国人。Sylvette Milliot 阐述,他是如何帮助建立一个琴的巴黎制琴质量新高度的。?

Nicolas Lupot 革命万岁

在Nicolas Lupot(1758-1824)的年代之前,只有很少的法国制琴师的作品是非常受欢迎的。18世纪初的制琴师,例如 Claude Pierray, Jacques Boquay 和 Nicolas Bertrand,他们跟随欧洲的整体趋势,更多是拷贝Amati 的模具,整体琴型较小,面板背板的弧度都很饱满,F孔很宽。从技术上的角度讲,这样的乐器是很适合用来演奏室内乐或者私人小场地演出的,无论如何,为了满足大音乐厅的音响效果,在18世纪末期,Amati模具已经显得力不从心;并且,那段时间的制琴师使用的油漆(例如 Guersan, Castagnery 和 Lejeune)稍稍发干,而Cremona古典大师的琴更浓稠,这产生了一种更有力,更美好的声音。在1760年,几只Stradivari的乐器由旅行的演奏家带到了巴黎,

引起了很大轰动,其中几只甚至被登广告出售。

尤其是在巴黎,当Giovanni Battista Viotti 使用他的Strad在 1782年5月17日的时候,在Spirituel音乐厅演奏的时候引起极大轰动。之后带来了对于意大利乐器的大量的需求。是贵族和富有的收藏者们开始带动的这个巨大的需求,尽管社会地位稍低的资产阶级也一样喜欢演奏音乐。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NL决定在巴黎定居下来,在1796年,尽管它的工作之前已经来过巴黎,但是这次来到巴黎似乎并不是谁的邀请,而是必须要来。

NL生于1758年12月4日。命运弄人,最伟大的法国制琴师却是生于德国的斯图加特,因为他的父亲 Francois Lupot 当时作为一名制琴师,受雇于一个符腾堡的德国公爵 Charles II Eugene,一个艺术资助者,Bach的六首符腾堡奏鸣曲正是献给了他。这是一个非常有信誉的有利条件,所以Francois用来写在他的标签里面“ 符腾堡安详高贵的公爵的制琴师”。

当Nicolas10岁的时候,不知为何,Francois回到了法国,奥尔良市并开始自己独立经营。在这里他的儿子还是成为制琴师学徒,并最终成为了父亲的助手。在1782年,23岁的Nicolas与Catherine Devreau结婚,并借这个机会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在d‘Illies大街。

当地的报纸这样描述他的工作” 出售和修复八音盒。制作吉他,小提琴,竖琴和任何其他带琴弦的乐器”在1789 “大革命”之后的日子里面,大多数的弦乐器制作师无论什么样的工作都要接受。例如出售更大众化的竖琴,吉他,而且修复的工作可以带来很好的收益

诚然,他们也许侧面帮助的老的时髦乐器例如Viola da Gamba的再次流行。在1792年Lupot开始和一位巴黎制琴师 Francois louis Pique合作,这位巴黎人已经注意到Cremona乐器的高质量,尤其是那些AS的乐器,而且他自己已经开始拷贝这些提琴。他们是由一位噢尔良的小提琴家Michel de Woldemar介绍认识的。经过一个很多的测试期,Lupot开始把他的乐器寄往巴黎这位合作伙伴那里,可能也会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去到巴黎,去Pique位于 Grenelle St Honore大街的商店里工作。

另一个重要的事件趋势Lupot离开奥尔良,那就是在这时恐怖统治达到了最高点:法皇路易16在1793年1月被处死,之后发生了无数的刺杀与初四,不仅仅是在巴黎,尤其是在里昂,波尔多和南斯。有140座大革命法院在这些城市,包括奥尔良。在1795年早期,革命是非常流行的。根据当地法院的1795年5月26日的记录,在被逮捕的市民里面有:“Lupot,儿子,制琴师” 他的名字在1975年 10月四日的一封信中再次出现,证明了他在监狱里面被关押了5个月或者更长时间。而且有证据证明他的妻子参与了Lupot和其他在押犯的越狱行动。因此, 这并不意外一个离开监狱的人(不知如何离开的)希望能远离这个城市,并有一个不认识他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并且可以工作: 巴黎。

就像这样发生的,37岁的lupot在最正确的时间来到了首都巴黎。他在Gramont大街安顿下来,离Pique的商店并不远。此外,在1796年底(这很可能是Lupot来到巴黎的准确时间)音乐学院正式开门招生。Rodolphe Kreutzer, Pierre-Marie Baillot 和 Pierre Gavinies 成为了最初的小提琴演奏老师,这为这个城市的制琴师和修复师带来了更多的生意。这个学校长期举行比赛,而且第一名永远只能是法国制琴师(学院的奠基者 Bernard Sarrette 认为需要支持自己国家的手工业)。 在1797年 第一届的比赛的第一名就颁给了 Nicolas Lupot。这只伟大的乐器,现在在侧板上 有金色的字体.由Gavinies委托书写,他是学校的校长,而他自己也是一名提琴制作师的儿子。

8.jpg

两年之后,拿破仑成了国家领导,开始了一种新的乐观主义的法国政府,在之前的无用政府之后。据记载,Lupot的生意,由于早期的音乐学院的成功更好了,之后他的父亲和哥哥都来巴黎投靠他(名字都是Francois,年轻的最后成为了一名制弓师。)

在1802年他收了一个学徒,15岁,叫做?Charles-Francois Gand,一个Mirecourt本地人,他父亲支付了100力弗为了四年的跟随Lupot的指导学习。之后Gand成为了Lupot的助手。在1806年,Lupot搬到了一个更大的新工作室,在Croix de Petits Champs大街,这是一条很繁华的街道,在这条街附近出现了首都第一个百货公司, “ Le Pauvre Diable’”,百货商店同年开业。 他终于找到了自我价值。

Lupot的工作室就是Jean Babriel Koliker 旁边,他当时是皇家乐队的官方制琴师。在这个阶段他是相当成功的,而且有一长串耀眼的定制者名单,他有了更多时间来反思和整理自己的制琴思路,并和自己的一位朋友 Abbe Sebastien 分享吐露。 这位朋友在1806年出版了第一本由法文撰写的提琴制作书籍: The Perfect Violin Maker. 原名: La Chelonomie,ou le Parfait Luthier. Chelonomie是一个他自己发明的词语 ?用来代表 制琴学”。 在这本书里面,Lupot解释阐述了自己的艺术理念以及梳理了制琴的步骤方法。

就像我们看到的,那个时代的制琴分成了两种不同的主要思想: 其中一种是现在被称为 vieux Paris 风格,主要跟随Amati和 Jacob Stainer的风格; 而另一种制琴师例如Pique,他的制琴风格受到了Stradivari极大的影响。在那段时间里面,

意大利小提琴是大家都想得到的,也是制琴师容易接受的;Viotti在巴黎居住了10年,从1782到1792,并且开办了了一个学校,教导了很多杰出的艺术家,包括 Joseph rode,Rodolphe Kreutzer ?和 Pierre-Marie Baillot。所有这些人都在使用Stradivari提琴。Lupot的客户里面有一位Andre Noel Pagin,他是Tartini的学生,也是使用Stradivari; Francois Habeneck 经常让Lupot维修他的Strad;Alessandro Rolla则帮助Lupot从Cozio di Salabue伯爵哪里购买Strad。所以,那里有足够多的机会使得Lupot和他的巴黎同僚们来经常学习,测量这些经过他们制作室的乐器,并尝试着发现其中的奥秘。

不夸张的说,Lupot融合了法国Mirecourt学校的传统制琴方法(从自己家族中继承)和他在巴黎发现的克莱蒙那制琴风格。在之前我们提到的那本书中,他总结了四点关于如何制作出“完美小提琴”:

质量,自由度,均衡,力学。在这里,均衡并不仅仅代表等长的琴弦,而是指制琴师在设计自己的提琴时更应该运用数学的方法逻辑,应该有准确的逻辑和比例来设计提琴。其他一些书中主要的观点有:

琴型不应该太小,这样的话低音区会浑浊掉;而也不能太宽,这样使得高音区会丧失穿透力

琴箱内的空气容积应该被精准的计算(刨除掉角木和音梁的体积)

云杉和枫木的选择要非常小心(在书中他描述了22种云杉的特性,并解释区分雄性和雌性云杉,雌性云杉很显然更加的柔软的质地)

背板应该是要用独板的枫木,这样将更加稳定

面背板的厚度都要尽可能的准确,背板的最后点应该在中心

低音梁需要严格的和中心接缝平行放置,并且在严音梁的时候应该留有很小的应力。

Abbe Sibire 同时也宣称Lupot从新发现完成了Stradivari的油漆配方,这已经消失了将近一个世纪了(当时认为这是AS乐器声音的钥匙)。他建议,油漆中不应该含有酒精,油的含量也是越少越好。乐器在涂刷油漆之前,应该用一种基础底漆处理。最终,Abbe 说明Lupot需要三个星期来完成一把小提琴,而那时在Mirecourt只需要3天。

在当时,Lupot是巴黎毫无争议的最有名的制琴师,1813年他成功的成为了音乐学院的官方指定制琴师,照顾接管那里的乐器,同年,他也成为“小礼堂指定制琴师”(之前也同样是 Fourier Nicolas),为了感谢拿破仑时代给他带来的机遇,Lupot为自己的儿子制作了一只特殊的小提琴 King of Rome, 那是孩子已经三岁大了;这个礼物来的太晚了。无论如何,由于法国在1814年早期收到欧洲联军入侵。于是Lupot把这支琴给了他的朋友,我们前面提到的,小提琴家 作曲家 Pierre-Marie Baillot的儿子, Rene。

当Lupot1824年去世时,他65岁,他留给了法国无可比拟的制琴艺术遗产。不仅仅是那些曾近在他严格监督下学习的学生,(包括 Gand Pere 和 Bernardel Pere),更因为他为法国制琴从新定了“质量”和“传统”,并在19世界的巴黎成为了高质量乐器制作的中心,这种质量和数量都是从来没有过的。

10.jpg

Lupot 成熟期的作品:

Jonatha Marolle, 一位巴黎制琴师,阐述Lupot大师的风格特点,通过这只1811年小提琴

这里展示的这只1811年小提琴是Lupot52岁时制作的,那时他已经在Croix大街安顿下来,这只乐器是他成熟时期的绝佳代表作,清楚的看出Stradivari给他的启发,琴型是Lupot的个人琴型,带着一些可见的制琴师个人特点。

Lupot一只非常挑剔自己使用的木材,虽然有一些上面有虫蛀的痕迹,这里使用的木头是一级水平的,他执意只是用独板枫木制作小提琴背板,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块漂亮的弦切独板,带有漂亮的花纹。面板是由两块顶级云杉制作的。

镶线的宽度为1.5mm,由乌木和枫木制作,放置的位置相比他自己的早期作品,更为接近边缘。与Stradivari“蜂针”状略像中腰改变方向的镶线峰尖不同;法式的传统是把峰尖做成乌鸦嘴的形状。在四块边角木上依旧留有圆规的痕迹,在背板中线上有两个定位钉,被镶线切开。

有效弦长略短,为192.5mm,相比标准的195mm而言。因此,两个F孔被明显的提高了位置,相对于那些Cremona的提琴而言。 切削的非常利落,并带有微妙的切割痕迹。

Lupot的油漆很明显是在尝试复制cremona的大师油漆。基底是金黄色的并带有意思鲑鱼粉,相比Stradivari而言颜色略浅。这个油性漆自己有着优美的透彻性的橙红色,带有少量龟裂痕迹。在Lupot的生涯中,越晚期,他的油漆颜色变得越红。

1790年晚期之前,Lupot的旋首几乎是不变的。这里我们看到这支琴的旋首略显肿胀的弦轴箱,很宽的嗓子,已经曾经描黑过的倒边。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工具痕迹 – ?在后背槽中线由园铲制作并有一些圆规的痕迹,这是重复出现在Lupot作品上的特点。在琴箱内侧也有一些工具痕迹,好像烧过一样,有些快速抛光打磨留下的痕迹。Lupot会在背板接近琴颈的地方用墨水签名来当做标签。

 

原文作者:Sylvette Milliot

于杰翻译整理于 2016年 2月5日

谢绝转载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