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京已经将近三周的时间,终于算是略得清闲。有一个问题我原来就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不作琴了,还能干些什么。几年前我就说过我之后会移居澳洲,但是似乎很多人认为我只是开玩笑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这样认为。因为一些原因,离开北京的日子一推再推。不过事情总有解决的那一天。2018年6月23日,我又一次短暂而又长期的离开了北京。

824892983425845365_副本

为何离开

?很多人在微信上讨论过,就是所谓的“北京人与外地人”的问题。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我还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时候,我就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这个问题的“不可调节性”。在中央音乐学院我恐怕那里几乎可以说没几个北京土著。像我这样的,也算不上“土著”,因为也是爷爷辈才到北京,小时候户口祖籍一项还是“河南”,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北京。在中央院里面恐怕一个年级三百人里面北京人不超过20个吧。所以在这个环境里面,北京人才是地地道道的外来者。里面的大事小事我不想啰嗦,我想说说“北京”之所以在外来人和本地人中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不同,就是因为:

在外来人眼中,它代表了成功,希望,改头换面。是百年的皇城,是不朽的帝都。

在本地人眼中,它代表了舒适,局气,得过且过。是遛弯的天坛,是滑冰的北海。

现在之所以有一些地域之争,其实问题并不在本地人与外地人,而在于凌驾于他们之上的资源分配者。我就举一个例子:你见过米兰的汽车不能开到罗马么?你见过纽约的汽车不能开到西雅图么?
总之吧,作为一个北京人,我早已不喜欢这个城市。漫无目的的操劳,渺茫至极的素质教育。有着所谓外来者想要的一切,但是我毅然的想要离开,因为我最看重的事情这里没有:民主,平等,开心的孩子。

683111495368298528_副本

他要来了

期待了很久,下一代要出生了,这是我们决定离开北京的又一个主要因素。我不希望他成功,也不希望他出人头地,但是我希望他能独立思考,幸福快乐。于是就开始了这半年的墨尔本之旅。毕竟在Cremona求学过5年,深知在国外的不易。没关系,趁着还能折腾,为了理想,再折腾一次。十几个小时飞机已经是小意思,甚至还觉得有点儿太快了。落地,拿行李,去租住的地方。很小的机场,通关极快。墨尔本的冬天并没有想象中的冷,也就是北京深秋的感觉。来英联邦国家的第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右侧驾驶。

 

右侧驾驶 与 第一辆“二手车”

400932978382058614_副本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如果没有汽车可谓寸步难行。特别是在非市区的地方。尽管在国内已经看了很长时间的维多利亚州的交通法则,但是依旧是无法放心。因为无论原来的驾驶水平如何,在这里似乎都不大派的上用场。因为英联邦国家都是右舵驾驶。所有的驾驶习惯都要完全颠倒。前一周可谓是胆战心惊,大概到了第三周,才基本适应。这里永远是“法则”第一。在什么样的路口,谁有优先驾驶权利都是有明确规定的。所以,前两周基本上每晚都在复习交规。
墨尔本所在的Victoria州,私人汽车只要有护照就可以买,无所谓数量,也没有年检。你原意把你的车改装成什么样子,什么颜色,没有人管你。除非警察认为有碍安全。甚至在道路局会有多种所谓的“定制版”牌照。什么颜色啦,数字底色,特殊符号啦,随便你自己安排。只要你原意多花钱。
在挑选汽车的时候,一开始就锁定了二手日本车。因为非常实惠。原来考虑过7座MPV,后来放弃。这辆2016年5万公里的丰田凯美瑞是我们最终的选择。大概人民币9万多,还带4年15万公里质保。朋友都说在墨尔本换车是极其简单的事情,不知道我的Dream Car啥时候能拉回来。

 

孩子是什么

最近在国内发生了沸沸扬扬的疫苗事件。甚是心酸。一个国家,如果连下一代的起码安全都保障不了,那还能干些什么。此时看来,来澳洲的决定是如此的明智。值得一提的是,当父母双方都是PR居民身份的时候,所有的疫苗都是免费的,包括流感,百日咳等。几乎所有正常与医疗相关的费用都能报销至少80%左右。而且不用任何审批。只要一刷Medicare的卡,再刷一下你的银行卡,保险的部分实时就回到你的账户上。如果你在公立医院生孩子,那么几乎是全免费的,环境几乎等同于国内的普通私立医院。因为之前我们已经买了Medibank的额外补充保险 ,就相当于私人保险,但是实际上每个月交的钱并不比北京的商业保险贵。既然我们有私人保险,自然就选择了私立医院。基本五星酒店的设备。大家一定会想,那要多贵呀。而事实是,虽然费用非常高,但依旧可以通过私人保险报销大部分。医院的住宿费用,护士费用,全免。你要支付的,仅仅是你的私人医生的出诊费以及他的医疗团队的麻醉师的出诊费。大概费用因人而异,整个生产期间,这种私立医院的收费是3000-5000澳币。(医生和麻醉师的出诊费)

876822742215179694_调整大小

给小小于买的第一个大件商品就是儿童安全座椅。这是标配,如果你的孩子出生,医院会派专门人员去你的车里检查你是否配置了新生儿专用的婴儿座椅,安装是否正确。甚至有的医院要求有专业的安装人员帮你安装并出示安装证书,你才能把自己的孩子放在车里接走。按我的一贯消费理念,就是买牌子最好的等级里面,折扣最高的。大概1500RMB吧。到目前为止,小小于的衣服还都是朋友们赠送的二传手衣服,婴儿车也是找朋友借用的,可谓非常环保了。

62859201755138825_调整大小502350285755439787_调整大小

皇家空军博物馆

8.7
我这个人已经是渐渐无法接受“无所事事”的周末。除了学习英文以外,有时间基本都会出去走走转转。在Google地图上看到大概离我开车10分钟的地方有一个皇家空军的博物馆,周日正好有飞行表演,反正也不要钱,就去溜达溜达好了。

WeChat Image_20180807151445_调整大小

这个地方从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就已经是空军机场了,也是全澳大利亚空军机场中,仍然在服役的年纪最大的机场。现在基本上做飞行教学使用了。我从小就是个军事迷,所以这些飞行器的大概,不说也基本清楚。但是从书上看总不如亲身体验来的直接。说实话我觉得挺想不明白的就是澳大利亚虽然是英联邦国家,但也毕竟是个独立国家。一战二战为了一个女王的号召就如此卖力,还是颇有点儿骑士精神的。不大懂他们的法律,估计是有明文规定一旦女王求助,必须应战吧。澳大利亚的空军也没什么特别尖端的战机,现在最好的也就是美制FA-18,说实话已经略显落伍了。不过他们居然以前装备了大量的F-111A这种曾经的顶尖货。就是不大明白他们要这种飞机干嘛使…

WeChat Image_20180807151450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07151455_调整大小

 

地方不大,两三个机库而已。之后就是一个飞行表演。我还真没有在近距离观察过飞行表演。驾驶员是一个在阿富汗服役过的老兵,驾驶一个最初级的老式教练机给大家讲解最基础的飞行原理。如何实现转弯,爬升,下降,翻滚等。今天的天气很好,大太阳,不过时不时就飘过一朵夹着雨水的云。彩虹也就很常见了。

WeChat Image_20180807154639

 

飞行员短暂介绍之后,就一脑袋扎进飞机准备他的Show Time了。我以为他要去找一条跑道,然后起飞。谁知道这种小飞机根本不需要,冲着草坪扎进去,几个轰鸣之后就直接飞起来了。这里不得不说机场准备的很用心。在地面塔台会向观众用扩音器实时播放飞行员在飞行时的语音。这个时候飞行员可以在天上给大家实时的介绍他马上要做的动作,非常好的安排。一阵上下翻飞之后,飞机平稳落地。周围一起围观的吃瓜群众们报以礼貌的掌声。各自回家了。

WeChat Image_20180807151405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07151427_调整大小

http://www.yujieviolin.com/wp-content/uploads/2018/07/WeChat_20180807155509.mp4

飞行恐怕是很多人的终极梦想,看到如此的大好风光,不免意淫自己也能翱翔在云朵之上。谁知道呢,没准有一天真的可以。

 

MoMA?墨尔本特展

8月20

美国曼哈顿的MoMA博物馆,可以算是美国当代艺术馆的第一站明灯了。由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家族主要资助。里面的主要藏品基本上是以印象派为开端的当代艺术藏品。墨尔本国立美术馆正值MoMA经典藏品特展,不去实在对不起自己。墨尔本自诩为澳洲的艺术之都,也是连续7年的世界宜居城市排行第一名。2018年第一名被维也纳夺走,墨尔本屈居第二。评分较低的原因:1 交通堵塞 2?网络速度不够 3?公共交通设施陈旧 。交通堵塞说实话对于从北京过去的人来说,微微一笑。?网络缓慢是名副其实。这里基本最高为100M宽带,价格很高,基本一个月要500RMb左右,而且三天两头的坏,手机还停留在流量一个月3-4个G的时代,并且也很贵,大概3-4个G流量的套餐也要一个月200+RMB。?交通设施陈旧这个我倒是不觉得 。特别是城区的交通很立体,并且城区的很大一部分轻轨电车是免费的。基本是两步一站。

墨尔本国家美术馆是墨尔本最具代表的地标建筑之一。基本就和澳大利亚这个国家一样,欧洲的传统隐约褪去,在加上一点点当代艺术,一点点多元。艺术馆里面的设计也是如此。彩色的吊顶让人想起欧洲的Duomo大教堂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944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12204935_调整大小

说起当代艺术,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并不太感冒。但是世间万物存在即合理。在去年恶补了一些所谓“艺术史”之后,发现渐渐的觉得所谓“当代”也并非如此的难理解。大多数人对于美的理解都停留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身上;大不了再知道个卡拉瓦乔,伦勃朗。但是当某种艺术走向极致顶峰的时候,后面的“后来之人”,就几乎无法超越了。于是更简单的出路,就是“另立山头”。“创新”有时候是一种能量积攒很长时间才有的爆发,并且一开始基本都是不被接受的。印象派也一样。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920_调整大小
MoMA特展一进门,就是几幅印象派大佬的作品,梵高的邮差大叔,塞尚标志性的带留白的画面,马蒂斯那像极了小学生涂鸦的野兽派等。在这里给大家留下一个NGV(维多利亚国立画廊)的官网链接,有兴趣朋友可以自己看看 MoMA特展目录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620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12204544_调整大小

 

以印象派为特展开端,是很明智的,也是“必须”的。因为在此之前大家其实还是在文艺复兴的圈子里面蹦来跳去。直到有他们开始注意到画面的“意向”有时大于“具象”。作为一个制琴师,我们经常面对一模一样的问题。如果是简单的Copy Stradivari 亦或是?其他巴洛克名家,相信以当今技术,在“技术”层面并不是难题。就好比如果让美院的学生去临摹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一样,一定有人能做到以假乱真。但是当“精准”或“完美”达到一定程度,形成所谓“规范”之后,也就无趣了。就好比你去意大利佛罗伦萨的Ptti宫,刚出来又进了Palazzo?Vecchio一样,几千件巴洛克瑰宝。但是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腻的。
印象派以我一个完全的外行的眼光来看,最厉害的就是:点到为止。意境到了,不会画完也罢;感觉有了,看不看的清楚,并不重要。画面从简单的“照片”功能,变成了为画家自我内心表达的工具。颜色,媒介,各种手法。画面里的风景不在重要,给画家的表现手法,才是真正的看点了。这就厉害了。不过翻翻历史大家也知道,印象派在当时的法国也是不被接受的,英年早逝的比比皆是,被讽刺挖苦几乎是必修课。而更有意思的的是,通常在印象派之后发展出来的流派,也大都看不上之前的流派。比如毕加索(立体派)就看不上马蒂斯(野兽派)。在印象派手中,艺术被真正的解放了。老子可以没饭吃,但是我就必须真么画。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339_调整大小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652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12204929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12204925_调整大小WeChat Image_20180812204859_调整大小
这一天看下来,居然没怎么觉得无聊。我想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去年看了一些关于当代艺术和印象派的很初级的介绍。并把节目中,或者书中的主角想象成自己,那么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难理解。当代艺术门类之多,真是有点让人看不过来,但是无论哪一个,只要花一点点的时间,你就不会再把他们当“疯子”。话说回来,相比较美国私人资助的博物馆,今年早些时候也去过北京两个所谓私人艺术馆。两个挨着,一个是放画儿的,收藏者自己也“会画画”;另一个放照片,全是收藏者自己照的……? 会画画的那位把自己的“画作”那大张旗鼓的放在有玻璃的镜框里摆在所谓“画廊”里;拍照片儿的更甚,给自己还拍摄了创作记录片并建立专馆滚动播放。所以比较起来很容易理解,尊重艺术的人,认为自己为艺术品献上一束鲜花都是莫大的荣耀;利用艺术的人,恨不得吧自己的名片塞在蒙娜丽莎嘴里。
至此打住,最后还有一个令我深感幸福的,就是这里好吃的午餐。美食,美景。

WeChat Image_20180812204520_调整大小

 

 

11月27

大洋路一日游

从8月到11月,我的宝贝儿而已已经马上要满百天了。这一百天里面经历了很多的酸甜苦辣,无比幸运的是,更多的,是甜。 Nicolo’? 是他的名字。在他两个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带着他满世界的溜达了,这不,大洋路,我们来了。

 

800km的路程,早上六点出发,晚上8点返回。全程愉悦。被野生大鹦鹉包围,在灯塔路上找考拉,在眺望角俯瞰城市,带鱼子酱看12门徒,伦敦桥是我们的最后一站。 算是庆祝拿到10年澳洲驾照吧,全程都是我在开车,没什么难的了已经。当你掌握了驾驶规则,澳洲的驾驶实际上非常,非常的省心且预约。几乎不会有任何意外的交通状况发生。因为几乎所有事情都有规矩。都按规矩来,实际上还是非常爽快且节省时间的。

 

JAY_8396_调整大小

 

澳洲阳光充足,海水在反射下要不就是翠兰色的,要不就是碧绿的。即便是在阳光不足的时候,也并不暗淡。第一站是一个山顶的无人的公园,本来就是想看看风景,却突然发现一大片一大片的野生大鹦鹉。不怎么怕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野生鸟类,有点儿小激动。

 

JAY_8374

 

小家伙表现的很好,上车就睡觉,下车就看看风景,他还是很通情达理的。以后估计可以陪我去不少地方了。

JAY_8557_调整大小

 

路上看到的露营者,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做过,但是我一定会去做。这位仁兄上了山顶鞋一脱,穿过羊群直接就去最高点搭帐篷了。无法想象第二天日出的时候,他将享受到什么样的美景。JAY_8410_调整大小JAY_8422_调整大小

 

在半路专门找了一条据说经常有野生考拉触摸的公路,灯塔路。在路边其他朋友的指点下,看到了4只野生考拉,只不过。。。他们都在睡觉。

JAY_8445

 

 

自然的美,很难用语言去形容,所以我更钟爱用相片记录。

JAY_8471_调整大小JAY_8517_调整大小JAY_8565_调整大小JAY_8614_调整大小JAY_8676_调整大小

 

未完待续

可以在下方留言给我哦

 

一条评论

发表回复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