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制琴者/ The Makers》系列短视频,是我在2022年5月游学欧洲期间,为于杰与挚友工作室/ Bottega degli Amici 欧洲加盟制琴者制作的系列短片,记录了与七位制琴者的对话。由于对话的具体环境与时间不同,每一集的素材拍摄,少的持续了几个小时,多的近一个月。

相比较价格动辄上亿的古董提琴,当代提琴制作者的声音,显得势单力薄。缺少了大资本的宣传与炒作,让他们显得平凡无奇。然而400年前的在古典大师,也和今天的每一位当代制琴者一样,都在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当代制琴者缺的不是故事,而是一个叙述者。

EP01 | 乌里希.辛斯贝格 “很多事情,本该如此”

Ulrich Hinsberger/乌里希.辛斯贝格 于2012年加入于杰与挚友工作室,是第一位非意大利籍的合作伙伴。2012年我已从意大利回国两年。这两年的自我学习以及第一届北京国际提琴制作比赛的举办,让我打开了眼界,把视线拓展到了意大利之外。这位在北京比赛上获得小提琴工艺,音色双金奖,中提琴铜奖的德国制琴师,勾起了我浓厚的兴趣。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也更改了很多原来的制作工艺,开始渐渐告别我的克莱蒙娜式的审美。

Ulrich Hinsberger在加入于杰与挚友工作室后几个月,同年举办的意大利三年赛中,再次摘得小提琴工艺,音色双料金奖。挚友工作室的合作者水准,第一次得到应证。

那么这样一位颇有威望的德国制琴师,是如何被我邀请进入挚友工作室的呢?他的工艺,材料,又有什么独特的见解,请观看

EP02 | 皮奥特.皮拉夏克 “评委和定制者的评价,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皮奥特.皮拉夏克/Piotr Pielaszek,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7年布拉格国际制琴赛,那一年他26岁,摘取了这五年举办一次的比赛的金奖。2018年,第三界北京国际制琴赛上,又一次有机会把他的中提琴拿在手中仔细打量,那一年,他无缘决赛。但我确定,他,就是挚友工作室的下一位成员。

2019年皮奥特.皮拉夏克/Piotr Pielaszek加入于杰与挚友工作室。一位来自波兰的28岁小伙子,当年要价12万人名币,很多朋友认为,我疯了。2020年,一位长期与我合作的定制者李先生下定决心,拿下了第一支乐器。2020年年底,第二位幸运的定制者定下了第二支乐器。在2021年五月举办的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制琴赛上,这两支乐器分别收获金奖,银奖。尽管如此,我相信大多数人依旧在观望,直至第三位幸运者,在意大利三年赛开赛前两个月,定下了第三支乐器。最终,这支乐器获得了制琴赛中的奥林匹克,意大利三年赛 小提琴组银奖,金童奖, 金奖空缺。至此,这位波兰年轻的制琴者的实力正式被世界认可,并被中国市场所接受,后面的订单全部在几个月内接满,价格上涨50%。

当代乐器的投资与升值,在挚友工作室得到了最好的诠释与展现。

在2022年德国科隆第一届青年制作者展上,我与Piotr都受邀参加。Piotr这一次带来了他第一支 耶稣 瓜奈利 琴型的作品。

借助这个机会,就让我们叙叙旧,聊聊他现在的状态。观看

EP03 | 伊藤亮介 “你们的支持让我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事”

Ryosuke Ito/伊藤亮介 是一位特立独行的日本青年制作师。在爱尔兰学习民族音乐时,迫于生计,他加入了当地的一个乐器制作工作室。不曾想,三年后,一位法国制琴者的拜访,让他从此走上成为职业制琴者之路。

Ryosuke Ito/伊藤亮介,在爱尔兰生活期间,制作过吉他,曼陀铃,布祖基,手摇风琴。偶然的机会,一位法国制琴师出现在他们的工作室。提琴制作者的高超手法让伊藤着了魔,从此离开爱尔兰,来到意大利克莱蒙娜,并一直生活至今。他没有专科背景,却师从两位当代名家 Alberto Giordano 和 Davide Sora。一文,一武。     

基于相似的东方文化,让我们看看这个日本小伙子是不是也能打动你。在挚友工作室这个高手云集的地方,伊藤依旧能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来听听他的故事

EP04 | 吉勒.内尔 “传统与偏离, 贝奇弓的24年”

Gilles Nehr/.使 ./Gilles Nehr, 2021

更新中